第四百五十四章 后记
作者:星辰羽      更新:2021-04-09 02:12      字数:2373
  “这就是魔隐的总部?”
  下了游艇,刘玲打量了四周,问了一句。
  后方的狼王忙是上前,道:“就是这里了,当初魔隐的人便是在这里操纵整个地下世界。听说这里有一块诡异的石头可以使得人体变异,不过大哥和他们决斗之时已经被大哥砸的粉碎。倒是这岛还是会自由移动。倒也算是个不错的胜地。”
  刘玲默默的点了点头。
  旋即又问道:“其余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魔隐的人已经被清除的差不多了。”狼王道:“纵使有一些小势力隐藏起来,但是没有了几个巨头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了,不过这次决斗老大可是把所有的家底全掏出来了,现在咱们家整体上下真是一穷二白了,唯一就得到这个岛屿了。”
  刘玲并不以为意:“没钱了可以再赚。”
  顿了顿,刘玲又道:“你通知雅菲和小梦那俩丫头去整合魔隐的实业资产,这些资产已经是无主之物,让昭君偷出所有的资料,我要彻底灭绝魔隐在成长的可能。”
  “教廷的人估计不会允许吧?”狼王皱了皱眉,道:“毕竟他们的人在其中搀和了不少。”
  “哼。”
  刘玲冷哼了一声,道:“教廷的人眼看秦风昏迷不醒想坐收渔翁之利,我岂能让他如愿?你通知天王他们去梵蒂冈走一圈,若是他们不仁,休怪我不客气。”
  狼王一怔。
  不过刘玲却没有在吩咐什么而是向着岛内走去,
  倒是狼王搓了搓下巴有些兴奋,毕竟和魔隐的决战因为他被刘玲指派保护几个女人的安危没有参与,所以一直有些芥蒂,秦风在和魔隐决战后一直昏迷不醒,老头子理所当然的去颐养天年了,如今光辉内部大小事件大都是刘玲和邪医主持,只是邪医和杨欣正在救治秦风,光辉现在全体都要听从刘玲的意见。
  前些时日刘玲没有下命令,狼王一直在压着火,如今刘玲直接下令自然是兴奋不已。
  且不说狼王兴奋不已的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去召集兄弟们,刘玲便是走入了岛内,穿过那丛林步入了一片广场,广场上此时可谓是坑坑洼洼,还有这战斗的痕迹,甚至空气中都隐约漂浮着一股硝烟味与血腥味。
  血虎王和光辉史无前例的联手打了魔隐一个措手不及,总部被彻底攻陷,如今这岛屿也算是落入了秦风的手中。而血虎王与秦风之间的恩怨,两人似乎都没有打算了解,只说留在下次。不过刘玲知道这是两个家伙嘴皮上不服气罢了,毕竟这两个家伙斗了这么多年,哪次都是说恩怨留在下次解决。
  没有在广场多做逗留,刘玲直接来到了地下基地。
  这里此时已经被光辉的人改造,也没有了往昔阴森森的模样,而在一间医疗室内,秦风正躺在床上。
  他此时昏迷不醒,脸上带着煞白之色,只是眉头紧皱着,看着让人心疼。
  邪医正在一旁看着,见到她来了,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怎么样了?”
  “他的身体虽然经过基因改造远远超于普通人,但也担负不起和一千多人的决斗。”邪医脸色有些黯然,道:“而且他的意志还在战斗之中,恐怕现在的他,还不知道魔隐已经覆灭了。”
  二人正说着,那边杨悦与叶梦琪却是一同走来。
  看见叶梦琪,刘玲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叶梦琪自然能察觉到刘玲与邪医的不善之意,不过她也没有多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秦风,面色有些复杂,欲言又止,只是瞧的二人不满,便是不再多言匆匆离开了。
  “我找到了一种新的药物,或许有些用途。”感觉到空气中的尴尬气氛,杨悦道:“刘玲姐姐也一起来吧,秦风现在的状况太特殊了,我需要你们商量如何来唤醒他的意识。”
  邪医和刘玲径直走上前去。
  只是待几女没走多远,却有一个身影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
  这女子生的俏丽,只是绝美的脸庞上带着几分的悲戚,望着那沉睡的秦风,眼泪却也无法止住。
  她是海凌菲。
  被秦风救了无数次的可怜女人。
  她走上前握着秦风的手,放在了自己已经隆起的腹部上,颤抖的说道:“我怀孕了,如果你真的想保护我们,我求求你醒过来吧,我失去了太多,我不想自己的孩子失去父亲,秦风,我真的好累。或许,或许你已经把我忘记,或许我无法帮助你什么,但是我真的求求你,求求你醒过来吧。”
  “你难道想让失去亲人的痛苦强加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吗?”
  “你不是最讨厌那种感觉吗?”
  “我真的好累,我失去了太多,我真的不想在失去你。”
  那低沉的诉说,带着点点的泪水。
  海凌菲真的很累。
  最爱的人昏迷不醒,然而孩子已经快要诞生。
  她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坐在这里,对着秦风诉说了。
  可是哪一次,她也说不完自己的相思之苦。
  她想和秦风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只是,一次次的诉说,却让她的心越发的低沉。
  也不知道说了多久。
  她一如既往的睡着了。
  趴在床沿,她无数次的想,在醒来的时候看到秦风可以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兴奋的说着自己要当爸爸了。
  这一次她同样坐着这个美丽的梦。
  只是这个梦很短。
  她不想睁开双眼,只因为梦没有实现,是那么的痛苦。
  “恩?”
  她微微低吟了一声。
  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躺在了床上。
  “想不到我醒来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是我要当爸爸了。”一个低沉带着柔情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之中:“乖,好好睡一觉,不仅仅是为了我,还为了咱们的孩子。”
  而与此同时。
  在那实验室内的刘玲三女,还有远在海外收整残局的小梦,朱雅菲,苏烟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头轻轻的一颤。
  那好似是某个特别的印记在呼唤这她们。
  这一种心动,她们都曾经在某个特殊的地方,特殊的时间尝试过。
  那是最美,也是最磨人的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