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管教
作者:贰姑凉      更新:2021-04-10 20:02      字数:2175
  这些东西,只需全部卖出去,别说这半年的铺子空下来,便是空三年也无所谓了!
  包清水只是遗憾,这次铺子开出来,自己跟陈朝安人不在,不能看到那热闹的景象了!不过,林小满却在他们走前又拿了一大笔银票给他们,让他们从京城回来时,朝那北边转转,记得把北边的皮子等特产给弄点回来。
  不过,包清水看了看手中银票的金额,嘴巴不由咧了咧,这哪是弄一点啊!估计收购完,得运好几车了!此时包清水才觉得,这个小姨子可真是奸商的楷模啊!就算是送东西进京,回来也要车不落空。
  等到包清水他们走了,林小满也忙着那西洋铺子的事情了!顺便的还把林小寒给带上了,只是这次,林小满用了一件带纱的帽子遮住自己的脸,避免到时让人看着觉得惊奇来围观。
  林小满也不知道杨慎去找林小寒是怎么说了一通,本来打死都不愿意跟她出去学做生意的人,居然每天准时的随她出门,并且对她教的事情记的牢牢的。不过,黄正也没好到哪里去。林小寒怕这师兄趁他不在府里独自偷溜,便也磨着他一起跟着林小满身后学东西。
  可怜黄正对药理什么的能倒背如流,对这些生意经,却头疼的要命,记了前面就忘记了后面。到是林小寒不愧和林小满是双生子,从开始的被迫,到后来的兴趣,然后学起来知一通百,让林小满甚是欣慰。
  等到那些香料和香水等西洋物件摆上柜台,果然如同包清水料想的那样,真是每天都车水马龙。生意好的不得了!正当林小满他们一家子算着日子想着包清水他们应该快到京城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见到肃王时,突然泉州知府居然下了帖子来请林家当家过府一聚。
  林小满看着那封请柬,眉头微皱,她对以前那位知府就没有什么好感。如今这位,更是没有任何交情。据说这位知府接任是在肃王殿下走后才到的,也不知道性格脾气如何。可是泉州城里也不可能就他们林府一家富绅。这位知府特地下贴宴请,恐怕是宴无好宴。
  这次,林小满直接换了男装。带着杨慎就去赴宴。是人是鬼,等见了面,定会知道他的真面目。
  等林小满到了后,仆人引他们才落座。就听到远处传来哈哈哈大笑之声。声音甚是洪亮,林小满脸上还未显出惊异。就见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中年男子拉着另外一个健硕的男子走了进来。
  见到他们时,林小满眼中闪过几丝莫名的怒气。只见那中年男子对着林小满上下看了又看,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身边那健硕的男子,然后放声大笑道:“林兄。没想到你长的五大三粗的,生的儿子到是秀气的很啊!”说完还拍了拍那健硕男子的肩膀,然后拉着他坐到林小满的对面。看了看他们两。那山羊胡子才满意的渡步上前,坐到主位上。
  “林四公子。真是耳闻不如眼见啊!没想到你少年英姿,在生意场上比起你父亲打仗也毫不逊色啊!来来来,看来你们林家一门双杰,本知府敬你们一杯。”那知府拿起眼前的酒杯朝林小满和林有宁举了举。
  林小满冷眼看着对面不敢直视自己的林有宁,心中冷笑一声,什么父亲,狗屁!不过这知府是知道自己家中的事情,还是不知道?若知道,他这般做的含义是什么?林小满心中顿时转过千百个问题。
  只是,这一切都是未知,既然不知道原委,那便以不变应万变。见那知府举杯,她笑了笑,拱手回道:“回大人话,在下不过是一介商户,岂可与将军来比肩。并且在下家父早已去世多年,而在下当时年幼实在无法目睹家父的英姿。”她半软不硬的把话顶了回去,却没拿起眼前的酒杯干杯。
  那知府听了,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而林有宁先是内疚的不敢看林小满,随后听到她这般说自己早已经死了,顿时气的把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一放,脸色黑沉道:“小寒,就算为父做再多错事,那也不能改变你是我生的。我与你母亲的事情,我自会与她去说。”
  林小满听到他这番话,眼皮一翻,懒懒抬头看过去问道:“请问阁下是何人?家父早已经过世,这可是官府都下了死亡单的。你这人好不知廉耻,居然随意的攀扯亲戚不说,居然还扯上我母亲。虽然在下只是区区一介商户,可也不怕告官。”林小满在当时白头镇时就料到自己若真的赚了钱后,这些极品可能会来缠陈氏。
  所以,不单让陈氏和林有宁的和离有证词,就连林有宁早前误报死亡的事情也给落实下去。不管对方如何查,如何攀扯,反正跟她们无关。没想到,还真用的上了。
  林有宁被林小满这番气的差点背过气去,用力一拍桌子说道:“我是谁?我是你爹!那次死亡单只是误发,我又不是没有来找过你们。如今你这般说法,难道就不怕担上不孝的名声?”他指着林小满怒吼,心中只觉得被林小满的话烧的难受的紧。
  林小满冷哼道:“是么?阁下既然说找过我们,那么请问你找我们是做什么去了?”那次回来,这渣男还以为自己能左拥右抱,享那齐人之福。她想到这里,就觉得恶心的要命。
  林有宁被林小满这话一问,顿时一噎,说不出话来。他总不能说那次回去,只与那陈氏和离了!而且,他可还清楚的记得,林老太太逼着自己写下陈氏和几个孩子与他无关的纸条。想到这里,林有宁的脸顿时涨的紫红,幸好,他本就长的黑,所以那脸色到一时还察觉不出来。
  那知府听了林小满的话,顿时皱眉,没想到林有宁的儿子居然是个刺头,一点都不服自己的父亲管教。想到之前岳父大人跟自己说的话,不由上前,眼中对林有宁打眼色,却见林有宁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