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撕破
作者:贰姑凉      更新:2021-04-10 20:02      字数:2164
  林小满冷眼旁观,心中更加笃定,这次宴请看来是有预谋的。只是,她不明白,这林有宁与自己一家已经分开的这般彻底,为什么这个知府大人要极力撮合他们和好?
  她是商人,若有人这般做,定是有所图。可是这知府,她好像才第一次见面,怎么也不可能有交集。为何他再三的帮林有宁这般做?林小满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那知府大人看的同时,那知府大人本来想再劝林有宁的表情顿时僵了僵。
  毕竟,就算有所图,他也必须保留自己的颜面才行。想到这里,他低头硬是用力咳嗽了几声。想以此提醒林有宁,先办正事。林有宁听到知府大人的咳嗽声,才醒过神来。
  想到刚才的尴尬之处,老脸不由一红,转头清了清喉咙,才对林小满说道:“今天知府大人做东,是想帮我们解彼此的心结。小寒,你随为父回去,好不好?”
  林小满见林有宁这般假装深情的模样,眼神嫌恶的看着他,嘴里却平静无波的说道:“随你回去?随你回去做什么?我娘到时又如何办?我姐姐们又是什么身份?”
  林有宁听到林小满这般说,心中顿时大喜,以为林小满被自己说动了。他连忙正色道:“你回来自己做我的儿子,你姐姐她们也是我的孩子,自然就是小姐。至于你母亲,若她愿意,我以前就说过,愿以平妻相待。”说到陈氏时,他顿了顿,咬牙说出自己的打算。
  林小满笑了,只是那笑容却未传到眼底,让本来大喜的林有宁心中一阵心虚,还未等他开口再说,便有一道尖锐的女声划破大家的耳膜。
  “我不准,谁准你给她一个平妻的位子的?”只见王娇娇从本来挡住餐厅中间的屏风后面转了出来,柳眉倒竖,脸上一片厉色恶狠狠的瞪着林小满。
  她心中恨毒。若不是父亲站错队,自己岂会要随宁郎来此拉这小杂种回来。来前,父亲再三叮嘱,定要把林小寒给拢在手里。可是却没说那贱人也要一同回来的。
  那知府大人见到王娇娇出来的同时,脸色一变,沉声说道:“谁让你出来的?男人说话岂有你一介女人说话的地方,有宁,还不快快让她回去。”
  原来这知府大人也姓王。单名一个朝字,乃是王蟒的堂兄,王娇娇的大伯。他们因为这次站错队伍,太子下台的同时,他们也一同被清理。不过王家对太子党来说,本就属于边缘位子。而且,王朝和王蟒的官位也不高,所以,这次只是把王朝外调而已,虽然是平级。但是在泉州当知府哪有在京城做官来的好。
  在外做官,虽然天高皇帝远,可是在泉州,肃王殿下才是土皇帝。王朝若想在这泉州好好待下去,就得看着肃王殿下的脸色才能过好日子。
  而王蟒虽然也被降了级,却还是被留在了京城,并且他的人马受损的并不厉害。所以,在知道自己堂兄被派到泉州后,他便有了打算。想让林有宁把如今生意做的正红火的林四公子,也就是林有宁的儿子给归拢到王家来。
  虽然王家属于边缘位子。被清理的并不厉害,可是不管是人手还是财产上都急缺。而林小寒这么会赚钱,王家自然不能放过。这才有了林有宁随着林朝一起到泉州来,然后演出这次劝说林小满的戏码。
  王娇娇虽然心中不满。却还是勉强答应了父亲的要求,随林有宁一同到这泉州来。可是,林有宁私自居然还想要那贱人回来与她平起平坐,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王朝看着这个侄女,心中暗恨,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对于男人来说,他并不觉得林有宁做的不对,不过是后院多了一个女人罢了!若是对这个女人不满,完全可以等到以后慢慢的收拾便好。
  如今这林小寒还未入局,就这般撕破脸皮,岂是做大事的人?林有宁被王朝瞪的脸皮涨的紫红,猛的站起来,对王娇娇喝道:“此时我会对岳父说明,并且以前也跟你商量过,只要春娘愿意,她与你都是我的妻子,不分大小,这件事情你也是同意的。今天你不同意也得同意,给我回到后院去。”
  王娇娇没想到自家大伯和宁郎会这般对待自己,气的指甲紧掐自己的掌心。这贱人和贱种,还未进门就这般紧张,等到进了门,哪还有她的位置存在?
  林小满可笑的看着眼前几个人的演戏,王家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可惜,生的女儿实在太笨,这才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不过,她可不想再看下去了,免得眼睛疼。“知府大人,既然您家中有事,在下也不便参合,你们慢聊,在下便先走一步了。”说完,便站了起来,对那王知府拱了拱手,准备退了出去。
  那王朝见了,顿时急了起来,连忙上前拦住林小满笑道:“贤侄怎么能走呢?其实按辈分说起来,本官也算是你的大爷爷。其实这位也是你的母亲,她刚才不过是失言,你也不必在意!”
  林小满看着眼前这拦着她的知府大人,本来还带笑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知府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我的母亲自然在自己的府中,这女人在下可不认识,岂能胡乱认母?而且那位林大人说的话,在下也说了多次,在下的父亲早已去世多年。林大人,若你没儿子送终,大可以另找他人,定当有许多人愿意来给你做儿子才对。”
  王朝听到林小满的这话,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手刚刚微微一动,就见那林有宁几步上前抬手就朝林小满的脸甩过去。只是,没等他的手沾到林小满的脸,就被站在她身后一直装隐形人的杨慎给抬手挡了,然后反手握住。
  “逆障,还不让他给我放手?”林有宁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把自己的手臂从杨慎的手中挣脱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