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出京
作者:贰姑凉      更新:2021-04-10 20:02      字数:2163
  看样子肃王殿下定是不在这泉州,很有可能是去了京城。若是这样的话,只要他能赶在肃王殿下回来前,把林府的人解决掉,到时就算肃王殿下与那林小寒有私交,也没有证据证明是谁动的手,然后再拖个一年半载,谁还记得林家是哪位了?
  而林家如果无人,到时自然林有宁作为父亲,就可以完全接手儿子的产业。想到林家那笔不菲的家产,王朝如同见到那银票一张张的飘进了自己口袋一样,不由哈哈的大笑起来。
  不过,为了防止林有宁,最好还是抓住那林小寒,做为防备林有宁反骨的最好办法。所以,他派的人,只是去追那出了城的几个女眷。而在林府里未走的林小寒,他只吩咐看好他,别让他跑了便好。
  他却不知道,那暗卫下去后便被王娇娇派来的人唤了去。王娇娇吩咐那暗卫不光是要杀光林府所有的女眷,还有林小寒,也绝对不能放过。那暗卫虽然被王蟒交给了王朝,可大小姐开口,他们也不可能不执行,点头便出了门。
  林府中,陈氏和立春还有谷雨被打扮成仆妇和侍女的模样,林小满让她们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放在一处,然后让她们什么也别带,自然的出了府装作去买东西。
  小雷接到她们后,偷偷出了城,然后快马加鞭的朝温泉的那庄子驶去。幸亏那温泉的通道处杨慎和林小满做了安排,可以放下巨石拦住出入口。那温泉的住处有林小满准备好的粮食,足够人在里面待上半年之久。
  而林小满另外安排了人,在陈氏打扮成仆妇的模样出去后不久,就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拿着东西回了林府。进出的人数正确。那监视的人便没放在心上。
  而黄正和林小寒却没办法混出去,林小寒对林小满说道:“小满,我们何须怕他?难道他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不成?”黄正却拉了拉林小寒的袖子说道:“师弟,难道你忘记了师门被灭的那晚么?若是官官相护,他们派了人来暗中对林府中人下毒手,然后再说是贼人所为,别人也不知真假reads;。如今最好的办法。是保存好实力。抓住对方的把柄,到时让对方没有翻身的机会。”
  黄正的话让不忿的林小寒沉默了下去,林小满见他似有所悟的模样。吐了口气说道:“大弟,我也知道你心中的不平,可是,如今这个世道。本就没什么公理可寻。我们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等肃王殿下回来。可我只怕。肃王殿下可能自身也难保!”
  林小寒吃惊道:“为什么这么说?那姐夫他们去京城送礼不是有危险?”
  林小满摇了摇头回道:“姐夫他们只要以生意人的立场出面,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只是这次肃王殿下回京实在太过突然,而且听说这次皇上病危,着新太子监国。其中动荡,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站在林小满的立场上,她自然是希望肃王殿下无事。可皇家没有亲兄弟,何况肃王殿下对新太子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威胁。否则,这次皇上病危,新太子为什么要把肃王殿下召回京中?此中缘由,可能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有数了。
  林小满在这边猜忌个不停的同时,京城皇宫中,只见肃王赵宗琛跪在庆龙帝的寝宫外,脸色苍白,却面带倔犟。庆龙帝躺在床上猛烈的咳嗽不停,在旁边伺疾的新太子赵宗敬在一旁帮他顺着后背,而床前是一地的狼藉。
  药汤洒满了一地,以前的林贵妃如今的林皇后跪在那汤药边,精美的宫服上也沾着点点药汁。她举着手帕捂着眼睛在那哭哭啼啼,想到已经在寝宫外跪了三天三夜的儿子,真正是心如刀割般难受。
  庆龙帝看到她这幅模样,气的火冒三丈,用力拍着龙床对着她骂道:“慈母多败儿,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居然敢抗旨不尊。他想跪那就让他跪,跪死了,老子也不答应。”听到皇帝的这番话,林皇后只觉得本就难受的心,如同又被洒了一层盐一般。
  她匍匐上前求道:“皇上,求您念在父子一场,夫妻一场的份上,饶了琛儿吧!他从小就无大志,臣妾也只求他一生平顺就好。琛儿对那潘家的小姐无意,强扭的瓜不甜,还请皇上成全琛儿的心意。”
  赵宗敬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林皇后哭的梨花带泪,低头也对庆龙帝劝道:“父皇,六弟身性不羁,听说六弟这次来京,还随同带了一名女子,看样子甚为喜爱。如今父皇何苦做那棒打鸳鸯的棒子,不如成全了六弟,六弟定当感激万分。”
  庆龙帝用力一甩赵宗敬的扶着他的手,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那六弟就是被你们这样的人给宠的五谷不分,什么喜爱的女子?真若喜爱,封个侧妃便是。他的正妃之位,朕早就有安排。你这般不情愿,是不是心中另有它想?”说到后来,可谓是诛心了。
  赵宗敬听到父皇这般说,那还敢坐在他床边,立马跪在床前举掌发誓道:“儿臣绝无此意,只是六弟与儿臣从小一起长大,情分非同一般。儿臣不想六弟不开心,也不想父皇伤心,请父皇明察。”说完,对着庆龙帝深深的磕下头去。
  庆龙帝捂着胸口,粗粗的喘了口气,死死的盯着跪在地上没有抬头的赵宗敬看着半响。然后才慢幽幽的说道:“太子,希望你说的是真心话。朕一生不过就这么几个儿子,对你有威胁的,朕已经替你去除了!剩下的,朕也没想过你多么倚重他们,只要能善待他们便可。”
  赵宗敬听到庆龙帝的话,惶恐道:“儿臣不敢,请父皇明察。”
  庆龙帝却不想再听下去,挥了挥手,唤了人重新拿了汤药来喝下,然后写了道圣旨,便吩咐人带着圣旨把跪在门外的赵宗琛押回了京中的府里,看着他收拾包袱,即刻出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