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密旨
作者:贰姑凉      更新:2021-04-10 20:02      字数:2164
  林皇后见皇帝居然如此无情,赶自己儿子出京,顿时哭晕了过去。宫女们七手八脚的把她扶回了自己的朝fèng殿,找了太医医治。而庆龙帝却毫不关心,连带着把赵宗敬也赶出了寝宫。
  赵宗敬一出寝宫,脸上悲痛的表情便慢慢的收了起来。站在他身后的心腹太监微微靠前道:“太子殿下,您看这肃王殿下就这么让他回封地么?”毕竟庆龙帝之前有过圣旨,无诏不得回京。如今,太子殿下好不容易把人给弄回京城,若是这般轻易让人走了,下次想让肃王殿下回京,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赵宗敬听了却回身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只把那心腹太监的脸都给打歪了,嘴角鲜血直流,吓得那太监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呼奴才知罪,奴才知罪。
  赵宗敬红着眼睛弯下腰对那太监说道:“父皇不信本宫,母后不信本宫,连你这小小的奴才也不信本宫,对吗?知罪?你知何罪?给本宫滚……”他暴起一脚,把那心腹太监给踢翻在地,然后甩袖回了自己的寝宫。
  门口的一切,自然有人回禀给庆龙帝听,庆龙帝躺在床上听了后,不语了半天,闭上眼才挥手让人下去。
  “东来,朕是不是应该试着去相信太子才对?毕竟,他是我的儿子。”庆龙帝闭着眼睛仿似在自言自语。
  本来隐藏着的身影显了出来,刘东来目光复杂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这是他的主子,更是他的仇人。可是,与他相伴大半辈子,知他的人也是自己。他不为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后悔,可是,他就要死了,这个事实却让刘东来迷茫了起来。
  报仇是他知道真相后唯一的目标,这目标如今快要达成了。他却对以后的生活,没有一丝期待了。刘东来低着脑袋。站在庆龙帝一旁,什么话也没有回答。
  庆龙帝也没有觉得意外,身为暗卫,本来就是一个倾听者。他其实心中就有了一个答案。并不需要别人来给他回答。若这个暗卫真的回答他的问题了,那么这个暗卫也可以消失了
  庆龙帝自嘲的笑了笑,又说道:“只希望琛儿能理解我的一番苦心,本想给他一个有能力的正妃娘家,到时太子登基后。也不敢对他证明样。可朕却忘记了朕的另外两个儿子,妻族也是非凡,朕对太子和晋王不满,其中不乏是因为他们背后的势力。若敬儿真想对琛儿有什么心,我这般做只怕是加速了敬儿对琛儿的忌惮之心。”
  刘东来听到庆龙帝这话,心中一动,身影却还是未动。暗龙卫的人每一代皇帝登基,上一代的要么就随太上皇归隐,要么就作为教官来帮新帝训练新的暗龙卫。
  而这次,庆龙帝的身体不好。却一直没有对暗龙卫下过辅佐新帝,帮新帝训练新暗龙卫的命令过。而废太子那边的暗龙卫除了贴身那个,早已经被杀的一干二净。
  “东来,若这次我真有三长两短,我给你最后一道圣旨。你拿着去找肃王,若他一直安份守己的在封地,而太子还不放过他,便用你的人马帮他逃出一条生路来。到时你把那圣旨拿给太子,若太子还一意孤行,朕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若肃王真的有二心。你……便等他有了孩子后就杀了他,到时你也一样把圣旨拿给太子看,太子看了以后愿不愿意帮肃王留后便看他自己的心意。朕只盼大庆的江山,不用再动荡不安了”庆龙帝说完这么一大段话。手掌微抖,从床里面的一个暗格里取出一道明黄的圣旨递给刘东来。看到刘东来恭敬接过后,才长长的吐了口气,仿佛放下了心中一件大事。
  刘东来见庆龙帝闭眼睡着,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后,才慢慢的隐了身子。
  只是。当天晚上,这道庆龙帝给出的圣旨就摆放在了太子殿下的桌案上。赵宗敬看着摊开的圣旨里写的内容,脸上神色莫名。他对刘东来说道:“你为何把这个给我?”之前他不是没有对刘东来抛出橄榄枝,可是,刘东来如同一条泥鳅一般,能答应的事情,他都尽量答应下来,做到谁也不得罪的姿态。
  可真碰到实在的事情,他却装聋作哑,根本不会给个准话。这份圣旨,难道是他的投名状?赵宗敬眯眼盯着眼前的人,心中念头千转百折。
  “哼,这道圣旨给不给你其实都一样。不给你,你心中到是可能胡思乱想。还不如把这圣旨给你看了,你想怎么做,便不是我能决定的。不过主上这般吩咐,我自然定当遵守主上的命令。”刘东来双手拢在袖子口里,嘴里漠然的说着话,身子微微对赵宗敬躬了躬,便转身离去。
  看着离开的刘东来,赵宗敬眼中闪过一丝迷茫,然后心中却慢慢的静了下来。对于六弟,他本就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别人不放心罢了其实,他也害怕,怕六弟受不了别人的蛊惑,真的与自己有了一争高下的心思,到时,就算他不想也不得不出手了。
  这次父皇给的密旨,看是为了保住六弟的一条命。其实,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一番告诫。赵宗敬呆呆的看着那道密旨出了一会儿神,才拿起来把那道密旨放在蜡烛上点燃起来。父皇到最后,最爱的其实还是这个江山罢了
  自己和其他兄弟小时想要的父爱,只不过是心中的一丝奢望罢了自己一直以为父皇对六弟的父爱是其他几兄弟所没有,可到了最后,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赵宗琛坐在回泉州的马车上,坐在他对面的人看着他,眼中浮出一丝疼惜的神色。“你真的不后悔?”
  看她气鼓鼓的模样,赵宗琛笑了笑道:“后悔什么?后悔娶你为妻么?”说完,上前拉住她的手,轻轻抚了抚,然后低声说道:“既然已经做了这个决定,自然是不后悔的。”从侧面看,她与她更像几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