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眷顾[结局]
作者:夏菡紮      更新:2021-04-09 02:18      字数:2367
  我看着李伯伯离去的背影,轻轻地说了声:“再见。”然后继续专注着爸爸妈妈的坟墓,那墓碑的角落周围长了少许的青苔,绿色无边。我细细端详父母的坟墓,打理的很好,我只能看着,却不能碰,也碰不到。
  “轰隆隆……”天空开始打雷了,也要下雨了,我抬头看着天,一个奇异的景象,上面竟然出现一个漩涡,迅速的旋转,把那些云朵都卷进去,那雷声也越来越大,一阵刺眼的光芒照射了我,我赶紧闭上眼,又一阵疼痛。
  “吾爱?吾爱,吾爱……”弥蒙我听到了邪夜轩的声音,我慢慢睁开眼,屋里那明亮的光线让我想闭上,我小心的睁开,看见邪夜轩那张憔悴的脸,用手摸上他的脸,近在眼前的画面,让我涌满了泪水,我终于又回来了。“……轩……夜轩……”我缓缓地发出声音,沙哑的音调让我不适。听见我这么叫他失而复的欣喜表情,然后激动的狠狠地抱住我,我感觉到肩膀好像失了。他,在流泪。这个男人在为我流泪。过了很久,他转过脸看着我,就这样我们两个久久的对视。
  “你,知道吗,你昏睡了七天,在这七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想你睁开眼看着我,想你的声音,吾爱,我不知道失去了我还剩下什么,也许我会随你而去。”邪夜轩喉咙哽咽的对我说,眼神灼热的要烫伤我的呼吸,我哭了,我掉泪了,我为眼前这个男人落泪了,一滴两滴三滴……像滴不完一样,我从来不知道我会有这么多的泪水,就像是补全了我十几年前的一样。我看着他,止住泪水说:“你不怪我吗,孩没了。”
  他突然吻上我的唇,狠狠的吸允挑逗着我,时不时咬我一下,代表他的惩罚,然后疯狂的纠缠我同我嬉戏缠绵,我不甘示弱的也回咬了他一下,甜甜的腥味从口散开。他的唇好温暖,要让我溶化一样,酥成一滩的春水。
  良久,他放开我,说:“不是你的错,吾爱。我们可以在来,我只要你,我只担心你,我亦不能失去你,答应我,杀人放火我都会替你做,不管什么,我只希望你不要受伤。”我倒尽他的怀里,享受此刻的宁静与温馨。
  突然,门被打开,冲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娘,娘,娘你醒啦。”寒麟奔跑过来到我身边,脸上开心的望着我,拉住我的手摇晃,声音甜甜的叫我。我摸摸他的头,说:“娘没事了。”然后再看看进来的人,云儿、爹、师叔、思思、白婉秀、安晨临还有皇濬宇,他们都看着我。云儿思思还有白婉秀居然非常默契的都捂住哭了起来,细细的呜咽,眼泪沙沙的看着我,然后走过来,云儿眼圈红的厉害,她说:“主,你担心死云儿来,云儿以为你就这样睡下去,如果真那样,那我们该怎么办啊,还好主你醒了。”她对我埋怨,忍不住掉泪接着哭了起来。
  我还没说话安慰她,思思和白婉秀哭着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我说:“主,你把我们害惨了,让我们担心死了,害我们提心吊胆的,就怕你有什么意外。”“吾爱,为什么你那么冲动,现在你好了,要多多注意身体修养啊!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白婉秀也红着眼圈对我说,然后叫过婢女端来一碗补汤说:“睡了这么久,应该饿了吧,来喝点东西。”
  邪夜轩接过汤喂给我喝,新鲜热热的汤汁温暖了我的胃,我一滴不剩的将它喝完,然后对他们说:“这是次的鲁莽让大家担心了,是我的不对。”爹看着我,疼爱和蔼的表情对我说:“你呀,总是这样,怎么就不给那小一个机会让他去呢?!你受伤了你爹我可是心疼啊。”说完他还故意对邪夜轩哼了一下,怪邪夜轩没有照顾好我。
  我带着抱歉的笑看着他们,他们都欣慰的笑了下,这是不是代表已经平静,已经结束?我忽然看到皇濬宇若有所思一脸复杂的盯着我,我看了过去,他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奏章的黄色本,然后走过来对我和邪夜轩说:“一切都过去了,虽然我输给你,我不甘心,但只有你才是她最爱的人,我只能守护。不过没那么容易,如果她受到什么委屈,我亦会毫不犹豫地将她夺走,这个奏章我知道是你干的,你叫父皇下旨立我为太,哼,你当真我为了夺走吾爱就是因为要那个位置,我告诉你,那个位置虽然是我想要的,但是吾爱使我心动。你为了吾爱可以向我和解让我刁难,哼,苍铉你记住了,你如果对不起吾爱,我迟早要把她抢过来!!!”说完,他感性的甩手离开,留下那成熟有磁性的声音在空气消散,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在心里对他道谢,当初我拒绝,让他不肯死心,而这次他为了我的幸福这样做,皇濬宇,真的谢谢你,我也祝福你。
  邪夜轩搂紧我,嘴边挂着一丝微笑,那桃花眼轻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好感。这时,安晨临摇着他的扇将那深厚的感情埋藏在心底,温柔的看着我说:“你还好吧,看了昏睡了那么久,我们都很担心。还好你爹赶来,吾爱,我当初说过我要守护了,这是永远也不会变的,邪夜轩得到你是他三生有幸,哼,就像那人说的,他对不住你我会帮你教训他!还有,这是欧阳棋留给你的信,我放桌上了,他说他要去浪迹天涯,让我带他问候你一声。现在,看到你没事,就好了,我也该回卧龙岛了,卧龙岛与白家的婚事,到时候你要记得来啊,好好休养,吾爱。”说完,他也离开,白婉秀连忙跟着他跑了出去,脸上还有惊喜地表情,后面跟着她的婢女,看来又有一对有情人了。
  什么时候,爹跟师叔还有云儿思思还有寒麟已经出去了,只留下我和邪夜轩,屋马上升温,邪夜轩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扳我的脸对着他,温柔的在我脸上来回的滑动,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吾爱,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我微笑的看着他不说话,然后我主动的吻上他的唇,定下了至死不渝的爱情承诺。
  屋外面。
  飘着花香,风吹着花落下,形成了一片花海,香气四溢让人迷醉,这一生就像是一个故事,一个传奇的经历。值得了,都值得了。我看着那花被风吹得飘啊飘,停停落落最后被吹进一个荷花池塘里,激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都结束了,都结束了,我得到了幸福,也拥抱了幸福,我欧阳吾爱此生已经足以。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