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安全到家
作者:武小妹      更新:2021-04-09 02:35      字数:2917
  南宫府大门口……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香儿突然开口。
  “什么?”南宫千令和紫狐同时问。
  “就是这三天啊,怎么都不见那些杀手了呢?而且一个都不见了,难道你们都不觉得奇怪吗?先前是一批接着一批的出现,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是有什么阴谋?”
  “哈哈,你还真是喜欢杞人忧天啊。”紫狐大笑,“先前的杀手冒出来的时候,你吓的要死,现在他们不出来了,你却失望的像失恋似的,你该不会是被他们吓出精神虐待症了吧?”
  “什么呀,我只是觉得奇怪,难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我们都已经到了南宫府的大门口了耶,他们竟然还一点行动都没有。”
  “呵呵,这有啥好奇怪的,也许是他们知道我很厉害,很难对付,而害怕了,不敢再出现了呢?”南宫千令自恋的说,其实他一直没告诉她们,这几天还有人在跟踪他们,只不过这帮人好象没有恶意,倒像是暗在保护他们,自从他们出现,好象真的就没有杀手了,而且他们刚到南宫府门口,他们就好象全消失了……“既然都到家门口了,还管他们有没有什么阴谋,赶快进去吧。”
  “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一个像是南宫府管家模样的仆人看见南宫千令就激动的大喊。
  所有丫鬟家丁都在一瞬间聚集到门口,站成两排欢迎南宫千令的回来,还时不时的偷偷打量紫狐和香儿,猜测她们和他们少爷的关系。
  “南宫,你排场够大啊,自己家还弄的这么大场面,看来你很拽啊。”紫狐凑到南宫千令耳边轻笑。
  “这是规矩知道不?不能让南宫家的下人没规矩,所以我们南宫家的下人可是一直都很守规矩的。”南宫千令也凑到紫狐耳边轻声说,所有下人的耳朵都竖了千令,脚尖也跟着惦了起来,少爷虽然平时风流成性,也常出入烟花之地,可带姑娘回来那可是头一回,更何况还是一次带回来两个。
  “哈哈,这就是规矩啊。”紫狐大笑着指了指那些快贴到自己和南宫千令身上的下人,南宫千令这才发现下人们的耳朵几乎都贴到自己嘴巴上了,不自在的咳嗽两声,大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告诉老爷夫人就说少爷回来了!”
  “不用叫了,你娘我可是天天都竖着耳朵瞪大眼睛巴望着你回来,你一回来,就搞的那么隆重的场面,对于我这个天天苦等不孝儿回来的苦命娘亲来说,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回来了?”一个美丽的妇人走来,脸上还有佯装的怒气,眼睛却泄露了看见自己思念的儿终于回来的惊喜。
  南宫千令尴尬的摸摸鼻,走上前抱住那个妇人,“娘,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儿可是想死你了。”
  “哼,想死我了?恐怕是想我死吧?一出去就是好几个月都不回来,连过年都留下我和你爹两个苦命的老人在家眼巴巴的互相瞪着,你现在突然回来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如你所愿快死了吧。”南宫夫人瞪着他。
  “怎么会呢,我这不是有事耽搁了么,我虽然人在外面,可我的心可是一直和家里和娘您连在一起的啊,难道你都感觉不到么?”南宫千令又开始耍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了。
  “耽搁?耽搁到过年也不回来?还心连心,连心到都感觉不到你娘我天天对你思念的以泪洗面?”南宫夫人可不吃他那一套,自己的儿自己生的,他是什么德行自己还不知道啊,“你根本就是个不孝儿,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儿来,早知道当初在刚生下你的时候就应该把你给掐死。”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好了,别闹了。”一直站在南宫夫人旁边没出声的男人突然开口,“千儿,这两位姑娘是?”
  “爹,她们是……”
  “姑娘?”刚刚只注意许久没见到的儿了,南宫夫人这才发现自己儿旁边竟然站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激动的上前就蜡烛紫狐和香儿的手就说,“姑娘,你们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儿?你们叫什么名字,没关系,你们告诉我,我一定让千儿把你们风风光光的娶进门,好给我们南宫家生几个大胖小。”刚刚还哭的犁花带雨,下一秒竟然就呱啦呱啦的说了一大片令紫狐和香儿面面相视的话。紫狐不禁佩服这位自己第一眼看着就觉得亲切的南宫夫人,演技果然不是盖的,“夫人,您误会了,我们不是……”
  “不是?!”南宫夫人瞪着她,“那是什么?难道你们是被骗来的?或者是被强抢回来的?别担心,你们告诉我,我替你们做主。”不等紫狐她们解释,就又转向南宫千令,“好你个南宫千令啊,胆不小了啊现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公然强抢人家大姑娘,看我今天不大义灭亲跺了你。”说着竟然就揪住南宫千令的耳朵就往里走,似乎真的要大义灭亲了。看的紫狐和香儿一愣一愣的,这南宫夫人怎地如恐怖,再看那些下人,似乎都习以为常南宫夫人的举动了,不仅不觉得惊讶,反而还瞪大眼睛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只有南宫老爷站在一旁无奈的摇头,对自己这个童心不改的夫人,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娘哎,我的亲娘哎。”南宫千令痛的大叫,“轻点,真的好痛啊,轻点行吗?”
  “疼?你还知道疼?”南宫千令点头,废话,被人那么用力的揪着耳朵,不疼……才怪!
  “既然知道疼,那怎么还敢抢人家姑娘?你不知道她的爹娘会心疼吗?你的疼和她们比起来算什么?”说着力道又加了几分。
  “我的娘,我的亲娘啊,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南宫千令无奈的翻白眼,“你见过被人家抢来的姑娘是穿的整整齐齐,面带微笑的吗?”
  “恩?”南宫夫人想了想,“也是哦,我看这两姑娘似乎不像被强行抢来的样,那你好好的带姑娘回来做什么?!啊!”南宫的大叫吓了所有人一跳,最惨的就是离她最近的南宫千令了,耳朵都快震聋了,“难道是你知道我和你爹想抱孙,所以打算生几个大胖小给我们玩玩?!”
  天啊,孙是用来玩的吗?紫狐和香儿有默契的互看一眼。
  “不是,不是,不是啦。”南宫千令气的只想摇头,可无奈耳朵还被他凶狠残暴的老娘提在手里,动一下就是要人命的。
  “不是,那是什么?”
  “她们是我请来的客人啦,你快松手啦,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南宫老爷也开口,“好了,别闹了,要玩下次再玩,反正你儿他已经回来了。”言下之意就是回来了就可以任她摆布了。
  天,紫狐和香儿终于明白,原来南宫夫人刚刚那样都是装的啊,晕了,南宫老爷好象看出紫狐和香儿的害怕,笑着说,“你们别紧张,我这个夫人就是这样,平时就以捉弄她儿为乐,呵呵,别在意,习惯了就好。”
  南宫夫人也不好意思的冲她们吐吐舌头,把紫狐看呆了,她真的才知道原来结过婚的人也可以保留这份纯真和可爱的,而且丝毫不做作。
  “嬉嬉,这位呢是香儿姑娘。”南宫千令指着香儿说道,香儿乖巧的给南宫老爷和夫人做了一楫,“老爷夫人好。”
  南宫千令又指着紫狐说,“这位呢,嘿嘿……”顿了顿,忽然卖了个关,“爹,娘,你们可竖着耳朵听好了,特别是娘,你可得站稳了哦。”
  “哪里那么多废话啊。”南宫夫人不悦的瞪着他,对他的罗嗦很是不耐烦。
  南宫千令诡异的看了紫狐一眼,把紫狐原本就紧张的心看的更是心惊肉跳,虽然她其实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紧张什么。
  随着南宫千令的喉咙上下涌动,紫狐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跳着,“她的名字叫……南……宫……紫……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