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超脑域
作者:庚新      更新:2021-04-10 02:20      字数:3120
  苏文星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他的脖子被张宝信牢牢掐着,已经无法喘息。
  他用手想要掰开张宝信的手指,但是那五根手指,已经缠绕在他脖子上,如同被蛇口咬住一样。苏文星瞪大了眼睛,双脚离地,不停弹动。
  死亡的感觉,从未似现在这样的真实。
  他不是没有面对过死亡,但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靠近。
  苏文星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在张宝信的手里挣扎着。
  张宝信笑得很灿烂,把苏文星拎过来,而后伸出另一只手。蛇鳞,顺着张宝信的肩膀开始蔓延,瞬间把他的手臂覆盖。那只手握成了拳头,并且变成了黑色的蛇头。那蛇头吞吐蛇信,在苏文星的脸上扫过来,扫过去。
  “苏桑,游戏结束!”
  蛇首,张开嘴巴,蛇信吞吐。
  一股腥臭气息扑来,几乎让苏文星窒息。
  这种味道,他并不陌生。
  当初他感染牛鬼病毒时,伤口散发的就是这种气味。
  苏文星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但是掐住他脖子的手,力量却越来越大。
  蛇口,正缓缓靠过来。
  苏文星的大脑,因为缺氧也逐渐变成了空白。
  “小苏哥,你不能死,否则妲己的诅咒就会被日本人抢走。”
  “小苏,振作起来,你得坚持下去才行。”
  乔西和马三元的声音,在苏文星的耳边回荡不息。
  只是,他身体的力量正在不断消失,渐渐停止了挣扎。
  就在苏文星即将失去意识的刹那,一种奇异的力量,骤然从他的体内生出。
  苏文星猛然睁开眼睛,原本已无力的手,猛然扭住了张宝信的手臂,一声怒吼从他口中发出。
  “啊!”
  他吼叫着,一双眼睛突然变成了银白色,闪烁着妖异光彩。
  张宝信一愣,旋即发现,他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这是一间卧室,看上去很眼熟。
  张宝信一眼就认出来,这卧室正是他幼年时日本的家。
  他躺在榻榻米上,睁大了眼睛,感觉有些迷茫。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房门口。张宝信一眼就认出,那中年男人赫然就是他已经死去多年的父亲,海老名信一。
  他想要喊叫,但是却发不出声音。
  就见父亲走进房间,来到他的身边,用一种非常慈祥的目光看着他。
  海老名信一伸手,轻轻在张宝信的脸颊拂过。
  就这样,他看着张宝信,足足有半个小时,突然取出了一个针管。
  针管里面,是碧绿色的液体。
  而后,海老名把针管扎进了张宝信的静脉,一边注射,一边轻声道:“正彦,不要怕,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从你出生的那一天,我一直在偷偷强化你的身体,所以不必担心会有危险。蛇右卫门觉醒之日,你会得到强大的力量。到那时候,你要好好为天皇效力,为我报仇雪恨。”
  把针管里的药液注射完毕,海老名信一站起身,又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张宝信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他从卧室里出来,就看到两个宪兵正押着海老名信一往玄关外走。
  他想要冲上去,却被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拦腰一把抱住。
  张宝信哭喊着,但却被那个男人死死抱在怀里,目送着海老名信一离去。
  之后,他在医院里住了半年,经历了无数次的抽血、化验、检查……
  大约在一年后,他被送到了中国,并交给了一个潜伏在中国的‘阿虎’抚养。十年后,抚养张宝信的阿虎死于战乱,张宝信则顺理成章,接替了养父的身份。
  他慢慢长大,后来又加入了军队。
  借身份的便利,他花费重金,打听到了父亲的下落。
  就在张宝信离开日本的那一年,海老名信一因盗窃国家机密罪,被送去了北海道的监狱。这件事,在当时非常轰动,因为海老名信一是帝国大学的生物病菌学专家。他被送去北海道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即便张宝信花费了无数金钱,找了很多人打听,也没有任何的收获……
  ++++++++++++++++++++++
  不对!
  这不是我当年的经历吗?
  为什么,我又重新经历一次?
  一种莫名的惊悸突然在张宝信的心底升起,他不禁一个哆嗦,发出一声吼叫。
  与此同时,一口锋利的刺刀,没入张宝信的胸口。
  剧烈的痛楚,让张宝信认不出惨叫一声,挥舞蛇臂,蓬的一下子把苏文星狠狠摔在了地上。但,已经晚了!在张宝信的胸口,一把刺刀已经贯穿了他的胸口。
  张宝信踉跄着往后退,差点就坐在了地上。
  另一边,苏文星则艰难的撑起了身子,脸上露出了诡异笑容。
  “日本帝国大学第九实验室主任,海老名信一!”
  一阵剧烈的咳嗽,苏文星口鼻中,涌出了鲜血。
  不过,他并不在意,满脸是血的看着张宝信,咧嘴露出一口雪白牙齿。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张员外,居然是一个卖国贼的儿子。”
  “我父亲,不是卖国贼。”张宝信半跪在地上,鲜血顺着胸口的刺刀刀柄,滴落在地面,很快就汇聚成了一滩血水。他抬起头,那张蛇脸扭曲着,眼中喷着怒火,激动咆哮道:“是成赖秀雄和石井四郎陷害他,他从没有背叛天皇,更没有背叛大日本帝国,他是被人陷害的。”
  “可是,判他罪名成立的人,是那个狗屎天皇。”
  “不是,不是,天皇陛下是被那些小人欺骗,我的父亲,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
  张宝信脸上的蛇鳞在发生变化。
  忽而浓,忽而淡,显得很不稳定。
  他咬着牙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晃,慢慢向苏文星逼近。
  手,握住了胸口刺刀的刀柄,他猛然仰天一声大叫,把刺刀拔出胸口。
  一道血箭喷出,溅在了地上。
  “我要杀了你,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侮辱我的父亲!”
  张宝信咆哮着,举起手中的刺刀,恶狠狠扑向了苏文星。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扑到苏文星身前的时候,苏文星突然一个翻身,举起一只手。
  那只手上,紧握着一支M1911。
  那是之前苏文星给马三元使用的手枪。
  枪膛里,只剩下一颗子弹。苏文星看着张宝信,再次咧嘴笑了一声,而后扣动扳机。
  啪!
  清脆的枪声,响起。
  子弹正中张宝信的额头。
  巨大的冲击力,把他的脑袋打得向后一仰。
  张宝信踉跄一步,站稳了身子。脸上的蛇鳞在迅速消退,额头上一个弹孔,鲜血汩汩流淌出来,顺着张宝信的脸滑落。那双如蛇眸一仰的眼睛里,流露着一种不可思议的光彩。他发出‘嗬嗬嗬’的声音,艰难举起刺刀,而后身体向前栽倒,扑通一声,就摔在了苏文星的身边。
  苏文星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满是血污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灿烂笑容。
  他艰难扭头,向马三元的尸体看去。
  “三爷,对不起……我可能没办法再去照顾金子了!”
  说完,他吐了口浊气。
  目光又落在了躺在远处,乔西的尸体上。
  “乔姑娘!”
  他伸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但是手才抬起一半,就无力的落下……
  苏文星静静躺在地上,双眼向上看去,就看见那头高大威猛的九尾狐狸,正低着头,看着他。那双狐眸,栩栩如生,流转着一种奇异的光。
  “妲己娘娘……”
  苏文星的神智越来越模糊。
  可就在他将要昏迷的瞬间,却依稀看到了一头小狐狸,从九尾狐狸的头顶一跃而下,缓缓向他走来……
  狐狸?
  苏文星脑海中闪过一道意识,但旋即就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