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庚新      更新:2021-04-10 02:20      字数:1627
  公元1932年1月18日。
  农历,腊月十一,辛未年,辛丑月,戊寅日。
  老黄历上说,这一天宜开市、交易、动土。安葬……
  一夜小雪,染白了古灵山。
  娲皇峰,苏文星用铲子拍了拍坟茔上的浮土,然后放下铁锨,退到一旁。
  两座坟茔静静坐落于山巅之上。
  从淇河吹来的风,更增添了几分寒意。
  天空中,飘着雪花,缓缓洒落大地。
  金子披麻戴孝跪在坟前,目光有些呆滞,看着那两座孤坟。
  苏文星点了两炷香,分别插在两座坟茔前,然后从随身的挎包里,取出一瓶白酒,打开了盖子。
  “三爷,听金子说,你喜欢喝酒。
  可惜咱们认识这么久,没有和你喝过。这是金子专门给你买的杜康酒,我敬你!你是个好汉子,你交代我的事情,我也绝不会忘记,放心吧。”
  苏文星说着,把白酒洒在坟前。
  金子再也无法忍住,扑上前,哇的哭出声来。
  “三爷,你又骗我!
  你说了要回来的,可是……三爷,你回来吧,金子以后再也不和你顶嘴了。你要不是不回来,金子该怎么办?你这个丑老头,快点回来啊。”
  那哭声,在山巅回荡。
  苏文星没有阻止金子,而是默默退到一旁,在另一座坟前坐下。
  他点上一支烟,看着眼前的坟堆。
  乔西,就埋在这黄土之中。
  “格格,我要走了。”
  他呢喃着说道:“你交给我的东西,我会交给国民政府。不过,我估计你的这一番苦心,很可能付之东流。你家的皇帝,已经去了长春,听说日本人想要帮他在东三省建立满洲国。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想,但我觉得吧,你一定不会赞同。临走之前,有个小玩意给你,做个念想吧。”
  苏文星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银色的小球。
  “这玩意儿叫娲皇金,是我从山里面带出来的。
  咱们拼死拼活一场,总要留点什么……我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什么用处。不过听小狐狸说,这东西很神奇,你留着,寂寞的时候可以消遣。”
  苏文星说完,把那颗银色的小球,连带着一块怀表,埋在土里。
  之前,乔西曾对他的怀表很好奇。
  原本苏文星心里不太舍得,可是现在……
  苏文星抹了一把脸,强忍着心里的悲伤站起来,走到了金子的身边。
  “金子,咱们该走了!”
  金子止住了哭声,缓缓站起身来。
  他和苏文星并排站在坟前,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金子说:“三爷,金子走了。
  小苏哥说带我去巩县。等我有时间了,再回来看你。”
  苏文星也低声道:“格格,三爷,我们走了。”
  他没有再犹豫,转身往山下走去。
  金子三步一回头,跟在苏文星的身后。
  当两人的背影消失之后,山顶上刮起了一阵风,雪花化作两个旋儿,在坟前舞动,似乎是在为苏文星两人送行。
  “小苏哥,巩县在哪儿?”
  “不远,一天就到了。”
  “咱们到了巩县,做什么呢?”
  “不知道……不过三爷说了,想要你去上学。”
  “我不去,我才不去上学,上学累死了。”
  “不想上学?也可以啊……那你陪我出家,一起做道士,怎么样?”
  “呃……那我还是上学吧!”
  +++++++++++++++++++++++
  一二八淞沪抗战的枪声,再次令华夏震惊。
  十里洋场,硝烟弥漫。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古灵山,却迎来了一场豪雪。短短半日中,古灵山银装素裹,换了模样。
  到夜晚时,大雪止息。
  娲皇峰顶的一座孤坟中,突然间身出了一支苍白的手。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坟里挣扎着爬出来。她的手中,紧握着一块怀表,站在白雪皑皑的山巅之上,看着被夜色笼罩,群峦叠嶂的古灵山,眼中流露出迷茫之色。
  “我是谁?我,在哪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