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是宿命吗
作者:月影孤蛇      更新:2021-04-26 10:26      字数:3387
  戴眼镜的年轻人问道:“你身上怎么会有煞气?”
  “什么煞气?你在说什么?”我心里一惊,心想这人肯定不简单,但我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算了,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无需多问。”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对戴眼镜的少年说道:“走吧。”
  戴眼镜的少年望着我的双眼,希望能从我眼睛里看出什么,听了国字脸中年人的话之后,转身就走了。
  我也没有再阻拦他们,任由他们离去,我看着他们从走廊的拐角处下去以后,才将们给关好锁好。
  我用极其微小的声音喊着冰儿,一连叫了好几声她都没有出来。
  该不会是冰儿被那个戴眼镜的少年给收走了吧?仔细一想那根本不可能,冰儿有二十几年的修为,加上长期在祖师爷画像面前听师傅讲道,她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
  “冰儿,冰儿?你在哪儿?出来啊?”我压低了声音喊道,忽然房间里一道白影闪过,冰儿便出现在我的面前。
  看见冰儿没事我心里总算是踏实了,我问她去哪儿了,她说去地下室待了会儿。我想也对,地下室阴气极重,正好是冰儿隐身之所。
  这一晚就这么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我起床,洗漱,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就打算去叫乾亮和方雪儿起床。
  走出房门,我看到,宾馆的工作人员都聚集到了大厅,基本上都是女服务员,其中两个人穿的衣服和别人的不同,应该属于领导级别的。除了他们,我还看到方雪儿也在楼上看着大厅,还有很多客人。
  我走到方雪儿面前,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方雪儿说酒店的经理要开会,希望我们都来旁听,我问怎么没叫我,她说是她告诉酒店的工作人员不要打扰我。
  我问方雪儿:“乾亮还没起来?”其实我是想看看她是什么表情。
  方雪儿;脸上很平静,她回答说:“应该是,或者是觉得没脸见人,不敢出来。”
  “呃!”不知道乾亮听了这句话会不会受打击,反正我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和方雪儿一起朝着大厅看去。
  酒店的经历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话,我没兴趣听,就要去看看乾亮的时候,我听到她说;“江梅,安晴,出列!”
  我转过身,回到了之前站立的位置,看见江梅和安晴站在众人的前面。
  酒店的经理很生气的问她们:“你们两个来了不是一天两天了,酒店的规矩难道不懂吗?”
  安晴怯生生的回答说;“我们懂,经理,我们反了什么错吗?”
  酒店的经理冷笑一声,说道;“你们犯了什么错?难道要我把昨天摄像头录到的东西放出来你们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酒店经理说完之后,其他的服务员有点在偷笑,有的冷笑,好像她们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酒店的经理见江梅和安晴不说话,用相当刻薄的语气对两人说道:“我们酒店是正规的四星级酒店,是做正经生意的,你们可倒好,居然在深更半夜去敲客人的房门,还脱光了衣服和客人在走廊里亲热,你们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当你们家还是当妓院了?”
  酒店经理的一番话让很多客人都啧啧不已,有些男人再说是谁这么有福气,有的则在小声的说一些肮脏的话,总之楼上楼下的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酒店经理见大部分人走在斥责江梅和安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后她大声的说道:“鉴于江梅和安晴做出了那种事,经过我和副经理的共同商议,决定开除江梅和安晴,并且她们要承担因为她们而对酒店造成的不良影响,要对公司和做完的客人道歉。”
  “经理,我们没有做那种事,你听我解释。”安晴急的都快哭了,但经理却很不近人情。
  “安晴,你做没做你心里有数,我心里也有数,难道你非逼我把昨晚的视频掉出来公之于众吗?”经理丝毫不给安晴留下来的余地。
  “经理,我真的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安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经理说道:“我们家就靠我自己挣钱,你要是把我开出了,我怎么像我父母和上学的兄弟交代?你能不能不开出我们?”
  “小晴,别求她!她不配!”江梅和安晴是两种态度,她指着经理厉声说道:“你说的对,昨晚我是为客人提供服务了,那又怎样?因为我缺钱,凭你给我开的那点工资,我连一件衣服都买不出来,我不接客,难道要我去抢劫吗?”
  江梅肆意的笑笑了两声,然后指着其他的服务员对经理说道:“难道只有我在做这种事吗?她,她,她,哪一个没有在半夜敲过客人的房门?尤其是你,你如果不是经常在半夜去敲老板的门,你能坐上这个经理的位置?你他吗是什么东西?还开除我?姑奶奶不用你开除,我自己会走,我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江梅的一番话说的经理是火冒三丈,其他服务员也在指责她胡说八道,但更多人服务员却保持沉默。
  “小梅,你别这样,你要是被开出了,你能去哪儿?”安晴拉着江梅的手劝她不要冲动。
  江梅没理会她,而是用犀利的眼神看着经理,对她说:“忘了告诉你,在这个酒店,所有的人都是肮脏的,只有安晴一个是清白的,你若是再敢诽谤她,我撕烂你的嘴!”
  在这些人还是酒店的员工的时候,经理是她们的上司,她说什么她们都得听着,可这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怕她。
  经理也是人,在江梅霸气显露的时候,她心里害怕了,尽管她此刻很愤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江梅二楼看了过来,妩媚的一笑,真是有万种风情在里面,她对所有的男人说道:“需要服务的男人,可以下来跟我走,今晚保准让你们满意。”
  很多男人都蠢蠢欲动,却没有一个下去,原因在于这是在公共场合,要是谁敢下去,不出一分钟他的照片就会出现在微博上,要是被他老婆知道了,那会发生什么事?
  江梅对着我们蔑视的一笑,说道:“你们都是怂包,每种!我的电话是****,如果有需要可以私下里联系我,我在离这儿不远的酒店等你们。”
  江梅拉着安晴的手往酒店外面走去,而安晴却挣脱了她的手,朝着楼上走来,很快就走到了我的旁边。
  泪水在安晴的眼睛里打转,在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她停住了,委屈的说道:“我被开出了,我没法挣钱了,我给不了我弟弟上学的学费了。”
  安晴扑到我怀里,呜呜的大哭了起来,没一会我的衣服就被她的泪水打湿了。女人是水做的,一点都不假。
  “别哭了,很多人在看着呢!”此时我极度尴尬,完全的束手无策。
  江梅站在没口,看着我和安晴,我也看向了她,希望她能过来安慰一下她的朋友,但她却转身离去了。
  “唉,要不你先到房间里休息会儿。”我扶着安晴,她一直哭,腿根本就走不动道,没办法,我只好将她抱抱起。
  在其他男人羡慕不解疑惑嫉妒的眼神中,我抱着安晴走进了方雪儿的房间。方雪儿没同意,也没反对,反正是跟着在了我后面,要是我把她抱进我的房间,就更说不清道不明了。
  过了许久,安晴才安静了下来,眼泪压制住了,不过还在哽噎。
  “我现在,没工作了,你还要不要我?”安晴一边抽泣一边问我。
  看见她伤心的模样,我心有点软了,可当我想到冰儿警告我的话的时候,我把心一横,对她说出了实话。
  我没有让方雪儿回避,因为我相信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听完我和冰儿的故事,安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惊奇代替了之前的委屈。方雪儿也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她们的反映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内。
  “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如果我娶了你,你就会被冰儿杀死,这样我就是害了你!”我对安晴说道。
  安晴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如果你不娶我,我也会死!”
  “安晴,你不要胡闹好吗?你还很年轻,你日后会找到真正属于你的男人。”我有点生气了,没见过这么固执的姑娘,不对,是我见的太多了,灵灵很固执,冰儿更执着,这儿又冒出来了一位。这就是我的宿命吗?
  农村人,尤其是比较落后的农村,都很信算命,我小时候我父亲让师傅给我算过阴缘,师父说我将来会多妻,多灾多难,在我有生之年会因为女人而遭遇一场大的劫难。
  我父亲只记住我会多妻了,还说不会为抱孙子发愁了,而我当时只当笑话听。直到遇到了灵灵,我更觉得师父算的不准,因为我认为除了灵灵,再也不会有什么女人走进我的生活。
  现在又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安晴,死活都要嫁给我,我才想起师父当年给我算到那一卦: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吗?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