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时间涟漪(三)
作者:史诗级环形山      更新:2021-04-30 08:58      字数:3799
  空旷,无边无际的空旷。☆→頂☆→点☆→小☆→说,.
  仿佛连“距离”这个概念都被扩展出去,变成了“无限”。
  不同于以往模糊的印象,被赶出了现实世界,意识的焦点完全回归本体的赵元嗣第一次清晰的“看”到这片世界,就被无限大的疆域、无限多的闪烁和无限久远的时间感震撼了。
  闪烁的,是智慧生物的灵魂。像是铺在天域的繁星点点,明亮,耀眼,比最璀璨的钻石还要迷人。
  数目是无量大数,但是因时间和空间概念的暧昧,使得如此多的灵魂斑点在天幕上并不显得十分密集——距离被模糊了,实在不好分辨。赵元嗣只能凭感觉推测出两个光点之间的距离远大于地球和月亮的轨道半径。
  其实这种数据连他自己也不确定,因为这个空间并不像现实世界的宇宙有足够的参照物来测算。这里没有引力,没有质量,甚至连闪烁的灵魂光芒都来自于自身的感觉,唯一能用作标杆的却是庞大而又凶残的本体。
  完全回归到本体内,没有了身处两界的惶惑,赵元嗣很快就理解了这个世界的本质。
  一个心灵大于一切,思想凌驾于物质的世界。凡人的灵魂被两个不同维度、不同法则的世界联合束缚在相互交错的层面,密密麻麻的,大体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看起来像是橄榄球的超维度球体。
  这个球体的物质层面,就是生养赵元嗣的现实世界;精神层面就如他现在所感觉到的,是个壮观但荒凉。并且十分无趣的地方。理论上。在另一个维度同样存在一个纯粹而死寂的纯物质空间。在被驱赶出现实时。赵元嗣模模糊糊的感应到那样的世界,对于他这样的精神能量生命体太说简直是死地。
  幸好,他的对手们还没有把他打入死地的能力。
  想到“死而复生”的张昭重扛着奇怪的叉子令自己退缩,除了满满的违和感外,赵元嗣还有小小的庆幸。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比那个超维度球体更高层面,完全不受物质世界干扰。
  数以亿计的触手在缓慢的挥动着,它们插进空无一物的空间里。和切开次元的铆钉一样固定住比地球还大的躯体。失去了在现实世界的坐标后,赵元嗣虽然能“看到”世界的全貌,但已经不能继续前进了。
  一切都是基于心灵的认知,方位判断也受到影响。当赵元嗣不能从现实中感受到信息时,同时也失去了对位置和空间的判断。想要在这个没有方向和距离的世界中击破次元的屏蔽,进入现实,无异于天方夜谭。
  唯一的办法,是释放波动对那片空间施加影响,重新在现实中制作一个躯壳。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手段,但仅仅这样就想阻止我。你们实在想的太简单了。”
  被逐出现实的失败算不了什么,作为一个完全蜕变的神仙。赵元嗣很清楚地知道,要杀回去并不难,难得是搞定其余神仙,为天仙的伟业铺路。他现在要冷静一下,通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研究下世界的构成,可以的话还要找到鬼谷子的秘密。
  就让你,稍微得意一下吧……
  赵元嗣起了念头,永恒的虚空中再一次掀起了滔天的波澜。
  ——————分割线——————
  冥冥中,从次元彼岸传递过来的恐怖气息突然烟消云散,压迫在众生心头的焦迫与恐惧也随之消失了。
  张昭重老迈的脸上看不出情绪,暗地里却已经舒了一口气。
  自从被繁多的证据砸昏,得知百年前就有人预言这个星球杯异世界的不可名状之怪异盯上后——显能者的思维要理解这种中二空想般的事情并不困难,他本来就是和超自然打交道的专家——张昭重就仿佛带着镣铐跳舞,时刻被末日的危机惊扰。
  被陌生的隐士们交托了在“命运的转折点”拯救世界的使命后,只有他自己清楚背负了多大的压力。
  用神神秘秘的“对神用兵器”对抗一个预言中可以轻易摧毁全人类,甚至对全宇宙都造成影响的怪物,张昭重自问还没有那个本事。所以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压在“命运的转折点”上。
  一切都已经被古老的贤者所预见,记载在《克苏鲁神话》之中。解开谜题的人们只需要按图索骥就可以了。
  在特定的时刻,到达特定的地方,启动特定的装备,邪恶的怪物就会被驱逐。
  这种按攻略打boss的模式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要不是怪物实在太强大,轻轻松松就造出几亿中二病,几乎瘫痪了人类文明,没人会想要死抱着百年前的预言,教条化的执行一切。
  但现在看来,一切都顺利的过分。
  怪物完蛋了,世界安全了,中二病死伤惨重,连首都都被摧毁了。
  张昭重不由得对写下《克苏鲁神话》的霍华德报以敬畏。以前,身为高级显能者的他将预言之类的神通视为骗人的把戏,而霍华德的预言则刷新了他对世界的认知。他第一次知道,一个在穷困潦倒中死去的作家居然能算计到百年后的异空间邪神。
  现在,只要料理掉这个“警察”,一切就都结束了。
  这场从中二病开始的混乱,就在这个中二病的中心结束吧!
  张昭重危险地打量着形单影只的“警察”,心中已然下了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杀死的决心。
  有同样心思的不只是张昭重,“警察”对这些不请自来的神秘人物同样不怀好意。
  “火手判官?”
  “警察”冰冷的眸子投下来,如同传说中以眼神杀人的压迫感笼罩在所有人心头。
  “我以为你早就死在莫斯科了,和你那可笑的显能者军团一起。”他说。看着地上那柄依然闪闪发光的机械叉子若有所思。“不过你倒是办了一件好事。这个东西……”
  他指着立下大功的叉子,浑然没把张昭重的敌意放在眼里。
  身为中二病的顶点,天下无敌的“警察”从不会畏惧人类的力量。哪怕那个人士著名的火手判官。
  唯一忌惮的混沌之兽已经被驱逐出去,能威慑中二病的拦路虎已经不存在了,以为凭借这么点人就能阻挡本大爷吗——
  ——等等,是不是漏了什么?
  脑内思绪狂奔的“警察”猛地发现思绪中不和谐的部分。
  他依稀想起来,类似混沌之兽这样的超级怪物,并不只一个。
  除了以男性形象出现的。并赐予他,赐予全体中二病的力量的个体外,还有另一个以女性形象出现,似乎与混沌之兽关系不浅的人物。
  想到这一点,一连串被掩盖的信息接踵而至,齐齐扑入“警察”的脑海。
  他想起来了,自己早就盯上了那个神秘的女人,并且时刻防止她出手干涉这次行动。
  那个女人也确实从头到尾都在旁观,直到行动成功,混沌之兽被轰到另一个次元里去。
  而之后短暂的时间里。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都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要不是他突然觉得不对劲,根本无法发现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少了一个大活人。而且连他这样一直分了心思加以关注的人都被糊弄过去了。
  不愧是神明一级的怪物,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刚刚放下的危机感,立刻腾了起来。
  仅仅是一个混沌之兽在地球搅风搅雨就搞得人类不得安宁,再来一个不知底细的雌性体——他拒绝用人类的性别来将这些怪物分类——那绝对是我大地球要玩完的节奏哇!
  念头一起,他知道这时候没工夫和张昭重开打,节外生枝只会便宜了那个不知道去哪儿的神秘家伙。
  “张昭重,停手吧,你既然出现在这里,想必也知道了一些世界的隐秘。见过那样的怪物,你还认为同为人类的我们要自相残杀吗?”
  他这话说的正气凛然,全然没有半点愧疚,好像这些年由中二病掀起的混乱和死亡完全不存在一样。
  张昭重年纪大了,见多识广,听到质问也觉得这人真是无耻到家,却翩翩给人一种正义到无可指责的气概,暗道“警察”不愧是领导中二病的大反派。
  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敌人嚼舌头上,这么多年来他早就坚定了“警察必须死”的信条,唯一觉得遗憾的是赵元嗣失踪的够彻底,导致他要用不怎么充分的战力硬悍这个宿敌。
  机械叉子再一次被他握起来,难以形容的感觉瞬间充斥了废墟般的大厅。
  “轰隆隆——”
  闷雷轰鸣。
  警惕的双方几乎不约而同地催动最大力量,但下一刻他们就发现要担心的根本不是眼前的敌人,而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轰鸣没有停止,而是接连不断的出现。伴随而来的是这座浮空巨塔不停地倾斜下去。坚固的结构在神秘的冲击下飞快解体。
  “发生了生么事?!”警察惊怒地对外边的手下吼叫。
  “怪物,怪物啊!!”
  “辉夜大人救命啊!!”
  “时间,时间被夺走了!!”
  意义不明的凄惨吼叫,全都是生命最后一刻绽放的火光。
  在“警察”的感知中,部署在塔内,还有散步在这个熔火危城的同胞们正在飞速减少。
  张昭重也没心思留在这里了,他带来的人虽然都是意志坚定的死士,但最大的敌人已经被驱逐,又遭遇到突发意外,一鼓作气后松下来,没多少人愿意慷慨赴死。就连他自己,没了刚才的冲动,也不见得愿意和“警察”死磕。
  “传送器启动,我们转进。”
  一声令下,张昭重带着人马利索的后退,十几秒后全部消失在大厅尽头的甬道中。
  他们离开后不久,摇摇欲坠的通天塔再也支持不住,一头向地面栽下去。(未完待续。。)
  ps:庆贺股市暴跌,端午节上天台下黄泉等等等。
  马上就是使徒来袭了,是不是要开个某地球的特别章节呢……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