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4.
作者:幻疾风01      更新:2021-04-30 09:08      字数:6811
  杨菲菲一般只有上午有课,空余时间很多。
  所以当张小莉拜托她在自己的保镖里,给林远找个学车师傅时,她想都没想一口答应下来,拍着胸脯夸口。
  “我亲自出山教姐夫,保证他一个礼拜就学会开车,放心吧,姐,男人学这个东西很快的”
  但其实林远只用了两个钟头左右,就能熟练的开着他那辆新买的路虎上路了。
  车行的效率挺高,两天之后就把所有的手续,包括牌照给林远送来了。
  滨海路是海港城修建的一条沿海的旅游线路,在一些较为荒僻的地段,人流很少,也有许多空地,非常适合新手来这里练车。
  在乘着林远的路虎到达这里后,杨菲菲便和他交换了座位,坐在副驾驶上,监督林远练车。
  作为旅游线路,滨海路上除了景观、广场、海滩之外,当然也有许多的度假屋、休闲店铺、商店和小吃摊位,开一段距离停下来,坐在能看到海的位置上,喝一杯果汁,吃一点特色小吃,这几天以来,两人相处的格外愉快。
  远远总有一辆以上的黑色奔驰跟着他们,是杨菲菲的保镖。
  今天也是一样,在来回反复练习了六十公里后,林远将车停在公路拐弯处的一个休闲店铺门口的停车场里,林远有着吃货属性,在发现这条线路上差不多有着各国口味的小吃后,就带着杨菲菲一家一家吃下来。
  “墨西哥fajita?好像是墨西哥烤肉卷吧,法士达”杨菲菲平常很少吃这种路边摊,这几天也算开了洋荤,正在用手机检索店名。
  因为前后都没有停车位,所以杨菲菲的保镖也驾着车进入停车场,在旁边的位置上停下。
  杨菲菲早就习惯了有他们跟随的生活,如同没看到一样,林远在下车后冲着他们点点头。
  车里有两个人。
  两个人正沿着过道朝店铺走去,林远突然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从不远处的公路上出现了一辆挂着集装箱拖斗的卡车,笔直的朝着停车场开过来。
  一般进入停车场都会减速,但这两卡车却反其道而行,在进入停车场前的一小段距离陡然加速,狠狠的撞在了杨菲菲保镖的奔驰后部。
  卡车车头大约做了改装,没有滑上奔驰车体,而是直接顶着车身,一直向前撞开了护栏,将奔驰车直接撞下了山坡。
  “轰啪――当……哗啦呼啦……duang”
  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奔驰车翻滚声音。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了,杨菲菲固然是一手挎着包包,一手拿着手机看的目瞪口呆,林远也有点没反应过来。
  与此同时,从店铺里冲出两名带着塑料面具的男子,手里拿着锯短的长筒枪,几步都冲到了两人的近前,其中一人抬起枪托,狠狠朝林远砸下来。
  林远这可反应过来了,不过,他硬生生忍住了自己的反射冲动,好像慢镜头那样看着落下的枪托,还有时间在心里吐个槽,并且翻个白眼。
  “妈蛋――这不扯淡么?菲菲几年一遇的绑票就让我撞见了”
  他不确定自己做出反应后,从枪口喷出来的散弹会不会伤到身后的杨菲菲,所以只能用脸……嗯,侧了侧身,还是用肩膀去接这一枪托吧。
  “咔”
  绑匪手劲挺大,尽管林远强化了身体素质,在遭到打击的部分,连骨头带筋肉都发出电影声效中在声音采集话筒前拧随芹菜梗的声音,如果不是有着内力的防护,这一击就会让他骨头碎粉。
  两人贴近了比较,绑匪居然还要高出林远一个头,身高接近两米。他见一枪托没砸倒林远,非常意外,面具之后也看不见表情,他把枪管贴到林远额头,就要扣下板机。
  “#¥%……&*”
  旁边那个绑匪说了一句什么,但却不是中文,也不是英语,似乎是俄语或者其他语言,在语言外挂的帮助下,林远听懂了他的意思,“不要杀人”。
  这个绑匪在杨菲菲脖子后边一捏,麻利的弄晕了她。
  林远面前的大汉又是一拳大力击在林远下巴侧边上,这时候他也反应过来,除了暗暗运力保护全身,没有多做反抗。
  这一拳力量在普通人来说应该是极大的,他被大汉一拳击飞,直接从过道护栏向后翻去,翻落的时候林远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落地后虽然胳膊、后背有多处擦伤,但没有伤到筋骨。
  他装作昏迷。
  大汉向下看了他一眼,回头问道:
  “|%……&((&(这个人怎么办)?”
  “¥%……&*(一起带走)”
  那边的集装箱卡车已经倒过来,从上边下来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人。
  双方见面一言不发的把地面上的林远和杨菲菲双手双脚都捆绑起来,还取出一个防毒面罩似得的呼吸器,套在两人脸上,其中一个持枪大汉从裤兜里取出一个很小的遥控器一按,林远吸了两口气,顿时就觉得昏昏沉沉的,顿时不敢再吸,只做出一起一伏的喘气状态,屏住了呼吸。
  之后把两人抬进集装箱里边,里边已经堆满了掩护用的各种杂物,两个持枪大汉也坐进来。
  咣当一声,门合上以后,很快卡车就开走了。
  整个过程5分钟不到,干净利落。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林远得自高等魔幻世界的功法虽然牛逼,但他修为很浅,在地球世界还做不到生生不息的境界,加上又吸了几口催眠气体,只能勉强保持内息流转,降低全身各处活动指标降低消耗的状态,但意识还保持着一丝清明。
  车厢里漆黑一片,两个持枪大汉极为专业,坐在里边一声不吭。
  但两人的体味太浓厚了,加上他们异常粗大的体格,说的又是外语,林远推断他们不是中国人。
  中途换了几次车,虽然有很多机会,不,在他来说其实一直是有机会的,挣脱手脚上的绑带只是小意思,制服绑匪或者是击毙他们也没什么难度。
  他只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这么做。
  想来以胡婧月的社会影响力,是可以护住自己的,而救下了杨万山的爱女,他在本地的的影响力更大,不说跟张小莉的的关系,就是杨菲菲,也足够构成他袒护自己的理由。
  但是他不得不考虑另外的东西。
  从这次的绑架行为来看,这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并且经过了精心准备和策划的行动。表面上的行动看起来只是两名中国司机,两名境外的大汉。
  但是仔细想一想,他们光是换乘的车辆就多达六七辆了,是谁为他们准备的这些道具?
  那家“墨西哥fajita”餐馆,连厨师带服务员还有老板在内,看规模怎么也要有十四五人的规模,在出事的时候,林远和杨菲菲在餐馆外边,里边可是一个鬼影都看不到。
  从另外那个大汉阻止同伙向自己开枪大约就能看出来,餐馆里的那些人应该不是被杀掉了而是被控制起来了。
  要一次性的控制这么多人,仅仅依靠两个持枪者?林远觉得有点勉强,所以他们的人手应该远远不止明面上的4个人这么简单。
  同样从那个大汉很轻易就打算射杀林远可以看出,这些家伙并不怎么在乎人命,如果自己一旦做出反抗,或者他干掉了四个人把杨菲菲救出,那么也就是进入了他们幕后人以及未显露出来的人马的黑名单上。
  被这样的人或者组织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他自己还好,但他现在老妈健在,还有了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所以他不能冒险。
  所以林远觉得,要么就是不做,既然做就要彻底。
  跟他们到藏身之处,连根儿都给它掘了。
  ※我※是※邪※恶※的※分※割※线※
  再次从车厢里出来,天早就黑了,晚上10点左右的样子。
  四周一片漆黑,没有灯光。
  能听到一些水声。
  脸上的面具被取了下来,一个大汉像是扛着口袋似的,把他抗在肩上,然后直接把他丢在一个小艇上。杨菲菲的待遇就好多了,另外一个大汉轻轻把她放下来。
  不远处有人在用英语对话。
  “这段时间老实呆在岛上,那边的给养足够你们生活三个月,这附近一般也不会有人出现,放心,相关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换上我们自己的人了”
  “那个男人怎么办,当时考虑到在市区,灭口的话会留下太多线索,所以把他带回来了”
  “处理掉,当时你们做的对,但是到了这里,处理一具尸体很简单”
  “我知道了”
  “另外,这是你们的分内工作,我不会另外付钱的”
  “嗯,但是我们的协议中也没有有关那个女孩的内容吧,那个岛如此的简陋,我很难保障这三个月时间我的手下不会对她做点什么的”
  “哈,我不关心这种事,虽然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但……我还是不关心,只要人没被你们弄死就行”
  提出这个问题的俄语腔英语大约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他只是想趁机捞好处提价,过了一会儿,他讪讪的说道:
  “你们这些该死的魔鬼,会下地狱的”
  对方耸了耸肩肩膀,晒笑:“我只是出钱的人,而且就算是魔鬼和地狱,在利益面前我也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的,你们不也是一样么,老兄,在岛上玩的愉快一些,不得不说,这次的目标真的是个美人,就这样送给你们是在可惜了”
  ……
  林远感到身边的杨菲菲在颤抖,不知道是不是也听到对话。
  他装作还在昏迷,也没办法安慰她。
  又过了一会儿,黑暗中先是亮起车灯,卡车发动起来驶走,跟着是几个人跳上了小艇,船身剧烈摇晃,船尾的发动机也发动起来,借着星光缓缓向水中驶去。
  大约几百米的距离,咚的一声,小艇就冲上了岸边。
  几个人把林远和杨菲菲脱下来,杨菲菲“啊”的一声发出了尖叫。
  “怎么回事,这个女的都醒了,这个男的还在昏迷”
  “他被彼得砸了一下,估计脑震旦了吧”
  “没,打在肩上了,应该是骨折了,我还以为是个硬汉,原来是被吓傻了,不过后来确实被我一拳打飞了”
  “啊,该死,肩膀骨折了?那彼得你要负责挖坑了,我先把这个家伙干掉吧”
  杨菲菲又尖叫了一声,但马上被一个响亮的巴掌打断了。
  林远感到有人在向他走过来,大约拿出了刀子。
  “不,你们不能杀他,我出500万,500万,你们不能杀他”
  杨菲菲用熟练的法语说了一遍,又用略微生涩的英语也说了一遍。
  “哦?500万?”
  一个女声用俄语腔英语,带着调侃问道:“你人已经在我们手里了,打算怎么付钱买这个人的生命?”
  “卡,信用卡,只要给我一个能上网的点卡,我就可以把钱转到你们任何指定的账户里,任何账户,卡就在我的包里,真假你们只需要检验一下就知道”
  姑娘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听得出来她极为害怕,但是强装着镇定把话说完。
  几个人窃窃私语,大约提起了兴趣,一个男声用之前林远听不出来的那种外语说道:“先把他们带走”
  林远被那个叫彼得壮汉抗在肩上,向岛中心走,没多远,就进入了一个外表看上去很像是日占时期炮楼的建筑,建筑连顶都没有了只剩下地基和两面布满弹孔的墙壁,向下进入地下室,却是另有洞天。
  地下部分不但被扩建了,还添加了一些生活设施,起码有电。
  还有空调。
  大约十多个人,聚集在这里。
  好吧,林远想骂娘,因为他又被彼得直接丢到地上。
  几个人围拢过来,另外一个女声问道:“这个男人是谁,你们怎么把无关人员也带到这里来了”
  “他是目标姐妹的丈夫,目标愿意用500万华元换取他的生命”
  “这和我们的任务内容无关,况且到最后不论如何,我们都要杀掉这个男人,不是么,什么时候起,我们红色刀锋小队变得这么没有品了?”
  嘁嘁喳喳的议论声戛然而止,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杨菲菲也察觉到这点,向后缩在墙角,也没人管她。
  “安娜(Аhha俄语,安娜,俄语中似乎h=n),这只是生意,从我们接受金钱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丧失品德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一个扎着满头小辫,浑身布满各种刺青的黄种人站出来说道。不过林远却看出来他的眉目深刻,并不是纯种的黄种人,或者是中亚一带的人种,或者是黄白混血。
  林远也装作从昏迷中醒来,从地上滚到墙边,靠墙做起来,进入了看戏模式。
  “我们袭击村庄,我们杀掉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但那时候我们是为国家的命运和自身的自由而战,不管面对任何人,我们都丝毫也不会感到愧疚?但是现在呢,我的同胞们,你们为了500万而不敢面对我”
  “呵――多可笑的丝毫也不会感到羞愧,命运和自由!?”小辫男满脸嘲讽的说道:“那也只是那些大国营造给我们的假象罢了”他目光锐利的看向鼓动佣兵小队的金发女人。
  “安娜,你可曾想过,那些被你杀掉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也是我们的同胞?只是不认同我们理念的同胞?不不不,你肯定已经想到过这个问题吧,不然你也不会同意我们红色刀锋小队出走,我们远离了斗争的漩涡,我们来到了陌生的土地上,我们需要在这里生存下去的力量,对的,我们就是要非常没有品的假装那个女的,等500万到手以后再杀掉那个窝囊废,我们丢掉的品德,但我们获得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的资格”
  林远发现这个毛妹倒是意外的美丽,金色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松散马尾,蓝宝石般的眼眸散发着神秘的魅力,只是穿着弹力背心的她貌似比一米八出头的林远还要高上半头,细腰大长腿的,小背心只兜住胸部,仿佛两只小西瓜似的,比自己老婆还要丰硕几分。
  油亮平坦的小腹上,并不是自家女人那种柔美的平坦,而是带着迷人弧度的两条人鱼线,林远觉得她一用力肯定会凸显出来八块腹肌,单纯从腹部来讲,比他自己还要汉子几分。
  叫安娜毛妹被小辫男反驳呼吸剧烈起伏,她突然拔出绑在大腿上的粗大匕首,蹲下,用力插在地面上。起来以后,挑衅的用鼻孔看着小辫男。
  “¥%……&”
  一个北欧大汉突然用一个词汇叫了起来,林远的语言外挂也没能翻译出来什么意思。
  “¥%……&”
  “¥%……&”
  “¥%……&”
  跟着,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地下室里的佣兵小队,一边挥舞的手臂,一边叫喊反复叫喊着这个词汇。
  “哦,我爱死这个传统了”小辫男突然神经质的笑起来,用手抹着脸,透过指间的缝隙看向安娜。“我布拉德在这里接受你的挑战,顺便说一句,我其实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话没说完,就被金发貌美跳起来一肘子,极其凶猛的砸在脸上,向后滚倒在地,翻出好几米。
  “正好,我就在今天扭转你的观念”
  小辫男在原地爬起,嚎叫一声就扑了过来,两个人扭打成一团。
  ……
  尽管叫安娜的毛妹动作看起来非常凶狠,把小辫男打的一脸血,但她还是同样满脸乌青的被打成脑震荡,昏迷过去。
  小辫男高举双臂站在原地,等众人的欢呼停歇下来,高呼道:
  “现在,我布拉德成为红色刀锋小队的首领,谁还想挑战!?”
  众人欢呼,“布拉德!”、“布拉德!”、“布拉德!”……
  “现在,我们要为自己的**而活,谁还有反对意见!?”
  “布拉德!”
  “布拉德!”
  “布拉德!”
  “现在,把安娜斯塔西娅关起来,谁还有想说不!?”
  几个男女犹豫了一下,但在小辫男布拉德的目光下,最终还是举起手臂,高呼:
  “布拉德!”
  “布拉德!”
  “布拉德!”
  小辫男布拉德擦擦脸上的血,得意的仰天狂笑。
  然后他看到了所在墙角的杨菲菲,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后,止住众人的欢呼。
  杨菲菲被几个大汉揪出来,推搡着进入场中心,被布拉德勾在了肩头。
  “现在,我要狠狠的操这个中国的小婊砸,谁想排第二个!?”
  红色尖刀的小队成员先是一愣,接着男性成员哈哈怪笑起来。
  “我”
  “我”
  “哦”
  “操她!”
  “操她!”
  “就在这里,操她!”
  杨菲菲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喊什么,但是本能的觉得不好。被布拉德搭在肩上手,也好像那是一条什么脏东西是的让她不舒服,她扭躲着身躯,想要挣掉他的胳膊。
  得意忘形的布拉德哈哈大笑着,揪住杨菲菲时装面料的胳膊就是一扯。
  在尖叫声中,杨菲菲被他扯掉了袖子,露出了白嫩的手臂。
  然后身子被摆正,布拉德毫不留情的扇了她两个耳光,立刻就把她打蒙了,身子缩了起来,然后滋啦一声,背部的衣料也被扯开。
  欺凌弱小大概有一种变态的快感,见到她这种模样,原本的几个女性队员也被刺激的兴奋起来,举起一条手臂挥舞起来,高声尖叫着“和谐”字眼。
  ……
  (很黄很暴力的省略两万字)
  (各位自行脑补吧)
  (点娘大慈大悲法力无边)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