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神仙眷侣
作者:弱颜      更新:2021-05-24 23:48      字数:6056
  纪晓棠并没有将纪晓芸和谢怀瑾送去什么偏远的地方,而是送回了任安。+說任安府,是韩太后的耳目渗透不了的地方,而且在任安府,还有穆家可以照顾他们。
  纪晓棠为他们考虑的非常周到。
  这些年,纪晓芸和谢怀瑾就在任安府,虽然隐姓埋名,但是却生活的很好,而且又生育了一子一女。
  等纪晓芸和谢怀瑾带着两个孩子在纪老太太的坟前磕了头,纪二太太和纪二老爷就带着他们回了纪家在清远县城的老宅。
  纪晓芸和谢怀瑾虽然不能恢复原有的身份,但是从此却可以不必再躲躲藏藏地生活了。
  “……都已经安排好了,”纪二太太一边摩挲着永宁的发,一边笑着告诉纪晓芸,“就你是我娘家的侄女,如今来依傍着我过活。你们愿意住在府里,就住在府里。住在府里就最好,要是你们不愿意,觉得不自在,你原先的那处宅子如今还留着,一直有人照看,随时都可以住进去。”
  纪晓芸离开清远的时候,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姑娘。如今经历了许多事情回来,已经是生育过三个儿女的了,容貌和气质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就算是有人认出她来,她是纪二太太的侄女,那也解释得过去。嫡亲的表姐妹们长的相似,并不是稀罕的事。
  纪二太太到这里心中就是一动,忙心地打量纪晓芸。
  那处宅子还是纪晓芸与秦博阳成亲时住的宅子。不知道纪晓芸是否会忌讳,是否又会想起往事而难过。与秦家的那一段姻缘,一直是纪晓芸的心病。
  然而。让纪二太太欣慰的是,纪晓芸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异样来,反而大大方方地笑着,想住进那处宅子里去。
  “当年爹娘为我挑选的,闹中取静最好的地段,宅子也好。这些年,我和怀瑾曾经偷偷回来过清远。还去看过那处宅子。”如今能够住进去,纪晓芸是很高兴的。
  而且那处宅子也很适合他们一家四口。
  纪二太太一面欣慰,一面又有些惆怅。其实,她的本意,还是希望纪晓芸和谢怀瑾能够带着两个外孙留在老宅里。
  或许纪二太太的惆怅有些明显,纪晓芸竟然看出来了。
  “娘。不管怎么。我都是出嫁女,不好总住在娘家。好在那处宅子离这里不远,我和怀瑾以后每天都会带着孩子们过来,只要爹和娘不嫌我们烦。”
  “不嫌烦,不嫌烦。”纪二太太连忙就道,她恨不得纪晓芸一家子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喜欢都来不及,哪里会烦呢。
  “娘。”纪晓芸的眼睛又微微地湿润了。过了这些年,她成熟且坚强了许多。但有一始终没有变,动不动地还是爱流眼泪。“爹和娘只生了我们姊妹三个,虽还有两个过继的弟弟,可他们和长生一样,总是要回京城去做官,还有晓棠……”
  到纪晓棠,纪晓芸顿了顿,就没有继续下去。
  “只有我是个闲着没事的。这些年,都是爹娘、弟弟妹妹们为我操心。如今我总算也能替弟弟妹妹们分担一些,陪伴爹娘,在爹娘跟前尽孝。”
  “好、好孩子。”纪二太太一把就将纪晓芸搂进了怀里,眼圈也跟着红了。“晓芸,你终于长大了,懂事了。”
  “娘……”这一句话难免又勾起许多往事来,纪晓芸扑在纪二太太的怀里,娘儿两个又哭又笑地,又了许多的话。
  “这些年,多亏外祖父外祖母,还有舅舅舅母们照顾我们……”纪晓芸告诉纪二太太她这些年来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
  穆洪和沈氏如今都已经是古稀之年,身体却还都康健的很。穆洪自然是早就卸任了,如今在任安府任指挥使的,是两人的长孙穆万杰。
  至于穆家的两位舅舅,则已经是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了。
  到穆家的事,纪二太太就眉开眼笑。
  “你爹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告老,除了上了年纪,想带着老太太落叶归根,再有就是记得你外祖父的八十寿辰,想着回来好好准备准备,给你外祖父贺寿。”
  人生七十古来稀,何况是活到八十岁而且还硬硬实实的,那可真是难得的福气。
  如今不论是纪家,还是穆家,都是一番兴旺的大族气象。
  纪晓芸却叹了一口气。
  “可惜晓棠……”
  纪家和穆家的繁荣,主要归功于纪晓棠。没有人比她们更清楚,纪晓棠为了自己的亲人们是如何的殚精竭虑。
  没有纪晓棠,纪晓芸和谢怀瑾早就成了一堆枯骨。
  没有纪晓棠,纪家也绝不会是今天的纪家。
  然而在大家欢聚一堂和乐融融的时候,纪晓棠却在哪里呢。
  “晓棠她,一定是因为为了我们操劳,耗尽了心力,所以才会年纪轻轻的,就……”纪晓芸就又哭了起来,“娘,什么时候我和怀瑾能去拜祭拜祭晓棠。”
  到纪晓棠,纪二太太显得特别的沉默。
  她打量了纪晓芸半晌,又朝永安和永宁看了看。
  香草和香秀过来,就将永安和永宁两个孩子带了出去。
  纪二太太见屋子里再无别人,这才从袖中取出帕子来,替纪晓芸慢慢地擦干净眼泪。
  “晓芸,你和怀瑾是要进京去,不过,就不必拜祭晓棠了。你们去看看七斤才是正经。”
  自从逃离京城,纪晓芸就再没见过七斤了。那是她和谢怀瑾的第一个孩子,是她拼着命生下来的,是她的心头肉。
  这些年。纪晓芸并没有一时一刻忘记了七斤。刚刚回到任安的时候,她想七斤几乎都有些疯魔了,直到生下了永安。她才慢慢地好起来。
  能够见到七斤,是纪晓芸这些年的夙愿。
  但是听到纪二太太的话,纪晓芸关注的却不是七斤。
  “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必拜祭晓棠,为什么,娘。你告诉我,为什么?”纪晓芸抓着纪二太太的袖子,连声追问。
  “这、这个……”纪二太太被女儿这样追着问。倒有些不好了似的。
  “叔,叔呢,我回来了这大半天,为什么一直没看见叔?”纪晓芸左右看看。突然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来。
  “你叔是去接人了。”纪二太太告诉纪晓芸。
  “娘。”纪晓芸心中隐隐有了某种想法,但是那个想法太过于惊世骇俗,她有些不敢出来,“娘你告诉我,那些传,是不是真的?”
  纪晓芸并没有具体究竟是怎样的传。
  然而,纪二太太却立刻就懂了纪晓芸是在什么。
  “娘……,”帘子响处。有人迈步从外面走了进来。阳光透过琉璃窗,正洒落在这个人的脸上。纪晓芸一时看不出这人的长相,但是那声音分明十分熟悉。“姐姐……”
  纪二太太泪流满面,纪晓芸睁大了眼睛,怔住了。
  …………
  天保二十五年,天保帝秦煊带领群臣往北苑围猎。回京的时候,天保帝带回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少年的名字叫做祁棣。
  天保帝将祁棣直接带进了宫里,封祁棣为四品御林军护卫,御前行走。因祁棣在京中无亲无友,天保帝干脆安排他在宫中住了下来。
  一个与皇族没有关系的外姓的少年竟然就这样住在了宫中,这在大秦建国以来,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即便是纵观前代的历史,也可以得上是绝不仅有。
  这位叫做祁棣的少年顿时成了朝堂内外关注的焦。
  少年的来历是个谜。
  大家唯一知道的,是天保帝在围猎的时候遇险,是这个少年突然出现,救下了天保帝。
  救驾之功,确实应该厚加封赏。四品的官衔,甚至是御前行走都不稀罕。然而住在宫中,待遇等同于众皇子,甚至还超过了众皇子,几乎与太子差不了什么,天保帝待这少年就未免太过亲厚了一些。
  人们心中猜疑不定,然而不论是谁都不能否认,这少年确实惊才艳艳,世间少有。
  首先,就是少年的相貌。
  少年十二岁的年纪,生的面若冠玉,剑眉凤目,身材修长,堪称得上是芝兰玉树。少年的样貌长的好,而且身上还有一股子温温润润的气质,无论是谁见了他,都会顿生好感。
  少年笑起来的时候尤其如此,两只大眼睛弯成两道月牙,让人忍不住就想要亲近他。
  少年不仅长的好,而且还力大无穷。
  十二岁的少年,身量还没长成,也并不见得如何粗壮,然而他一只手就可以举起重达百斤的石锁。据,天保帝在围猎的时候遇到一只猛虎,是这少年突然出现,不用刀剑,竟徒手将一只百余斤的斑斓猛虎举起来,远远地摔了出去。
  那老虎被少年摔的晕头转向,半天都没能爬起来。最后是被活捉了回来,如今放在御花园的虎园之中。
  没错,虎园。
  这虎园还是建平年间新建的。虎园中那只资历最老的老虎,还曾经是天保帝的童年玩伴来着。
  这样的胆量和力气可是世间少有,若能够与之匹敌的,只怕也就是威武候一族了。
  威武侯府的子弟素来以勇猛和力气见长,天保帝特意将威武侯府这一代的优秀子弟召集到跟前来,跟祁棣比试了一番。
  这场比试只有两个项目,一个是力气,一个是箭术。
  这两项,都是威武侯府的子弟最为擅长的。
  比试的结果大出众人的意料,威武侯府优秀子弟尽出,甚至这一代最为优秀的威武候世子也亲自参加了比试。然而,少年祁棣不仅在力气上胜过了比他年长许多的威武候世子,就是箭术上。竟也高出一筹来。
  天保帝龙颜大悦。
  众人都天保帝待祁棣是爱才,然而爱才,似乎也没有这么爱的。
  天保帝时常将祁棣带在身边。就是召集重臣商议重要的国家大事的时候也并不避讳祁棣。他不仅留祁棣住在宫中,还常让祁棣与自己一同用膳,有的时候还会与祁棣在自己的宫中长谈。夜深了,天保帝不让祁棣离开,哪怕祁棣的住所就在宫中。
  天保帝经常留祁棣在自己的宫中,与自己同塌而眠。
  任是谁都看的出来,天保帝是爱煞了这个少年。
  就有人怀疑起祁棣的身份来。并认为证据就是祁棣的相貌。
  祁棣相貌英俊,稍加留心就能看的出来,他长的竟与天保帝有五六分相似。
  天保帝待祁棣如此亲厚。难道是因为这少年本是他的儿子?
  天保帝私下里称呼这少年,都是亲切的一声“阿弟/棣”,天保帝还让太子和几位皇子称呼祁棣为叔。曾经有人听见太子称呼祁棣做“叔”。
  如果这少年真是天保帝的儿子,就算是要遮掩少年的身份。天保帝也绝不会如此安排。
  这少年不是天保帝的儿子。那莫非是……
  有人就猜祁棣是天保帝的内**,然而仔细观察天保帝与祁棣相处,似乎又不是这么一回事。
  天保帝虽然留祁棣在宫中居住,并时常要祁棣陪伴左右,却并不限制祁棣的交友。
  祁棣与威武侯府一干年轻子弟比试之后,就成了威武侯府的座上客。他不仅跟一众年轻一辈们成了要好的朋友,还得到了威武侯府长辈们的喜爱。
  威武侯府的老威武候已经过世,还有老威武候夫人秦氏健在。秦氏如今已经不管事。也不大见客,却和祁棣一见如故。
  祁棣也肯和秦氏亲近。对秦氏执晚辈之礼甚恭,常常往威武侯府去陪着秦氏一坐就是半晌。
  秦氏待祁棣是怎样,外人无法得知,据让秦氏最疼爱的孙子颇有些吃味。
  祁棣不仅与威武侯府交好,还与馨华堂、馨美堂和馨和堂三纪交往甚密。
  原来祁棣不仅力大无穷,武功极高,竟然还自幼读书,颇有文采。他到京城不过数日,就与如今馨美堂的当家,也就是内阁最年轻的阁臣纪三元纪大人结成了忘年之好,后来还干脆就拜在纪三元的门下,跟着纪三元读书。
  纪三元待祁棣如同自家子侄,若一定要有什么不同,那也只是更好。
  天保二十八年,北蛮在沉寂了三十几年后,再次大举寇边。
  天保帝亲自在大殿兵,任命威武候祁佑钧为元帅。
  祁棣向天保帝请命,要求随同威武候出征。天保帝以他年纪尚幼为由拒绝。祁棣就在乾清宫前长跪不起。
  天保帝无奈,钦封祁棣为左先锋,协同威武候祁佑钧领兵十万往镇山关迎敌。
  祁棣成为大秦历史上最年轻的先锋官,并一战扬名,威震北边。在定国公祁佑年之后,大秦又有了一位战神。
  这位战神更加年轻,也更加英俊。而在北蛮人的眼里,祁棣是又一个杀神,比祁佑年更年轻,更英俊,也更加狡诈凶恶。
  北蛮人认为,祁姓,好像天生就是他们的克星。
  祁棣的威名到了后来,北蛮军队只要看到他的大旗,甚至是听到祁棣的名字,就闻风丧胆的地步。
  天保三十年,北蛮被打的溃不成军,龟缩回草原的王庭。
  大秦大获全胜,有人预言,从此之后,只要祁棣在,北蛮人就没有胆量再来寇边。
  祁棣又向天保帝请命,要带兵深入不毛,彻底剿灭北蛮的残余势力。
  几十年前,曾经有另外一位将军也提出过这样的请求。
  天保帝了头。
  天保三十年,祁棣率领精兵打入北蛮王庭,又追击千余里,活捉北蛮王以及北蛮贵族百余口。从那以后,在大秦统治的几百年间,北蛮人再没有积攒出足够的兵力和勇气南下。
  祁棣班师回朝,天保帝亲自下殿迎接,亲密地拍着祁棣的肩膀,称呼他为“朕的冠军侯”。同年,天保帝封祁棣为武扬候,世袭罔替,一如威武侯府。
  十七岁的侯爷,雄姿英发,少年得志。
  天保三十五年,南部诸苗反叛。武扬候祁棣请旨,天保帝派武扬候祁棣挂帅出征,用时两年零七个月,平定南部诸苗。
  天保四十年,天保帝封祁棣为定国公,世袭罔替,并将原来赐给祁佑年的定国公府府邸赐给了祁棣。
  原定国公祁佑年于天保十年因旧伤发作去世,与纪太后驾崩的时间仅隔两个月。祁佑年并没有留下子嗣,也没有过继族中的子侄。
  祁棣身为定国公,历经三朝,战功无数,荣**不衰,年八十九岁无疾而终。
  他的身世来历,始终成谜。
  ……
  大秦享国三百八十余年,一共就出过两位垂帘听政的太后,一位被后人所唾弃,另一位则是青史留名,她就是纪太后。
  纪太后是一位传奇的人物。
  以至于在她因为殚精竭虑为国而英年早逝之后,竟有传她并没有死,而是飞升成仙了。
  这传并不是空穴来风,早在纪太后还是个孩子居于乡野之间的时候,就已经有传,她是玉帝最**爱的女儿红螺女的转世。
  玉帝让最的女儿下界为人,就是为了匡扶大秦的江山,普救众生的。纪太后完成了这个使命,自然就回归天庭了。
  在那之后,偶然也有人声称见到了这位女仙。
  这位女仙的踪迹有些飘忽,有人声称是在东海之滨见过她,也有人声称是在北疆见过她,还有人声称,就在任安府清远县城的山中见过她。
  而无论是在哪里见到这位女仙,这位女仙的身边始终有一个男仙人为伴。
  女仙之事的真伪人们无法辨别,但是在东海之滨确实有人见过一对气度高华的夫妇。他们不知这对夫妇的姓名,也不知他们的来历和归处,但只要见过这对夫妇的人都有一样的感慨,所谓的神仙眷侣,当如是。
  ……番外完……
  (未完待续。)
  ...
  https://www.vipxs.la/2_2050/7071338.html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