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大结局
作者:纳兰雪儿      更新:2021-05-25 08:44      字数:7665
  一道门。
  门内,医生和护士看似匆忙却井然有序。
  门外,人流看似有条有序,却是杂乱无章,推人踩花、三五不时的还有一两句谩骂。
  如果硬找出两处唯一相似的地方。那便是看着早已经被踩烂花朵唇角冒着烟雾的米莉,和此时安静的像睡着的病人,安辰。双双的不语,一合眼。一睁眼,所瞭望的地方全部都是半空的某个点,在那里有着他们共同的回忆。
  当记忆里的甜蜜一股脑的涌出并侵蚀着安辰的心肺时,握着手术刀的医生忽然脸色大变。
  他瞧着瞬变的仪器屏幕上瞬变的数据,急道,“不好。病人室颤了,快静脉推!”
  有护士准备好针剂、电击,戴着氧气罩的他,却是眼角滑下一滴泪。
  医生声音有些撕裂,“快,直接两百焦耳!”
  润滑油一抹,电流上身,那曾经结实的胸膛此时皮肤苍白,肋骨根根显现,随着身体的迭起那滴泪跟着甩出去,空洞的视线里仿佛在思念着谁。
  “啊!”在这个时候抢救的紧急关头,一护士不由的喊了一声。
  以为是什么飞入眼中,弄了半天才知道是因为那滴泪,太热,带着滚烫的温度刚好甩进她的眼中,所以烫伤了,好看的:。所以模糊了她的视线,在医生警告的眼神下,护士揉着眼跑出手术室,这样的慌乱与失措,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
  几乎就在听到响声的瞬间,米莉丢掉烟蒂赫然起身。
  她紧张的咽气,“……是,出了什么事吗?”
  护士语言又止的摇头,“你是里头抢救的那位病人的……妻子?”说着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
  却就是这个眼神,再一次抽动了米莉的心,冥冥中仿佛被什么击中了身体。好半天都无法发出半个音节,最后还是邵宇飞等不急了,他态度不是很好的快语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又或者有什么事需要我们的,你倒是赶紧的说啊!”
  就这么一刻,邵宇飞都想骂娘了!
  !这是抢救时间呢。是跟死神做斗争的时候,她矫情个鬼,吞吞吐吐的真是可恨!
  护士揉着眼,沉下脸,“没事,就是问问。”
  “卧槽!你……”邵宇飞扬手想揍人,被米莉伸手拉住,她道,“你想做什么?想打架?”
  那样清冷的眸子,波澜无惊的让邵宇飞生生收了手,护士却也是耸耸肩膀,像是还米莉一个人情似的,她说,“刚才病人室颤了,他的一滴泪弄到我眼里了。”说着,有些不舒服的又揉了下,转而走向洗手间,打算好好清理一下。
  却是米莉,“等等。”
  护士怔了下,“……有事?”
  米莉笑笑,“在我们家乡有一种土办法可以缓解你眼睛不舒服的情况。”
  话落,她没给护士考虑的时间,直接上前拿开她手,轻声说,“放轻松,睁开眼。”这是一双界于蔚蓝和深棕的眸子,因为揉-搓眼球微微有些袖,唯独那透明的液体却是亲切的很。
  迷眼后吹眼,这种的场景,邵宇飞见过太多太多。
  唯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一刻的沉重,那只不同于他们的异国眼球里,有着他大哥的泪,而小嫂子却又是那么的动情,明明身高不极对方,却每次吹的时候,不得不垫脚,也不知道垫了几次,护士没有推开她,而她也没有放手。
  仿佛透过那只蓝色的眸子就能看到心底思念的人一样,痴痴的,带着笑。
  却也在这个时候,随着哐啷一声响,手术室大门一开,又有护士出来,说着急需ab型。
  那刻,英文不怎么好的邵宇飞着急了,他问米莉,“是不是大哥需要输血,究竟是去拿血,还是缺血,又或是血浆出了什么问题?”
  米莉来不及回答他,只是脱了风衣,边撸着袖子对护士说,“用我的,用我的。”
  因为规定,护士有些为难,却是刚刚迷眼的护士,走过去对她低低说了些什么,最后那名需要血浆的护士上下看了眼米莉,“ab?”
  “当然,如果不是,也不会胡乱应下。”
  护士蹙眉略顿,双手抄兜,“那你跟我来吧!”
  验血、消毒再到抽,米莉背后急出一身的细汗,手心湿湿的很是紧张,尽管她握拳又用力的想要让血液流快一些,可是克重到了,护士却还是一样准备收手,那时,米莉浓音很重,“再抽点吧,护士,我很强壮的,而且有一百多斤,真的,快130了呢。”
  也是直到这刻,米莉才后悔,为什么早上没多吃点,为什么她会这么瘦,如果有200斤的话,会不会就能多献一些?
  终是因为规定,她还是无法多献,其他书友正在看:。
  最后米莉想了一个法子,用杨助理的证件,换胳膊再献。
  那时的视线,忽近忽暗,恍惚的让她有些看不清护士的脸、听不情她的话,只知道最后是杨助理将她扶回病房,两杯糖水下去之后,她是无论如何都待不下去了,“小杨,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又不是罪犯,让我出去。”
  杨助理摇头,“阿飞说了,让你休息。”
  安辰还在抢救室,什么情况她都不知道,就算她安慰着自己,只有休息好了才能有精神照顾他,可是她根本无法安定,急切的不行,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自己那刻加速跳动的心,平缓下来。
  米莉起身,“我去长椅坐着等,难道还不行?”
  “米莉姐,阿飞在那边,你就不用管了。”见米莉还在坚持,杨助理只好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那件事吗?只要你躺着,我就告诉你。”那是一件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那是曾经米莉用许多法子想问,她都没有松口的回忆。
  按住米莉的手腕不松,杨助理又说,“如果我说,故事里的男主角就是安辰呢?”
  “……呃?”这倒是引起她的关注。
  杨助理叹了口气,仿佛回到那年的那个晚上,“那年的山城下了好大的雪,漫山遍野的都是白色,到了晚上月亮再出来一照,简直白天黑夜的分不清,遇到他的时候,我在垃圾堆捡吃的,而他……”说到这里,她苦涩的笑笑,“你猜他在做什么?”
  米莉摇头,她自是不知道当时的安辰在做什么,只知道温欣也是山城人。池土住号。
  却是杨助理吸了口气,她说“那时他……面目全非的,整张脸上都是血,还有水泡,好像是烧伤。就是那样,穿着高中服的他,很帅。那夜他用身上的钱,给我买了衣服,又将我捡了回去,再然后就是我陪他修复、整容再到换脸。”
  “……换脸?”米莉顿了下,难道这就是儿子和他不像的原因?
  杨助理点头,又道,“对,后来听他和医生谈话时,我知道他是因为救一个叫做欣欣的女孩,所以被大火烧毁了本来的样子,那段时间,真的很……残忍,我是第一次见有人竟然在不用麻药,然后仅靠着几条毛巾,就让医生割皮的。
  在那之后的半年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重复着割肉换肤。
  那时,我问他为什么那么坚强,他说:因为有信仰,所以坚强。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手术即将完成的时候,他的脸感染了,在接下来全新的治疗中,尽管手术堪称完美,却是他本来的样子没了,那时向来坚强的他几乎是奔溃了,一连几个月都没照镜子,那年我只有十岁,他说可以供我读书。
  整个小学,他几乎都在,只是有几次却叫错了我的名字。
  都不知道怎样的牵挂,才会让一个人不去靠近心底的人,转而用另一种方式去了解、去守护。
  在升初三的那天,他说要走了,去念法律。
  米莉姐,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很想问他为什么,只是他不会说而我也没有机会开口,带着这个疑问从初三升入高中,高一、高二他一直都有打钱过来,直到高三那年,我好像明白他为什么要改行了,听说他完成学位后,放弃了正式的工作,给有钱的人家做了私人律师,那家人姓向。”
  能做老爷子的私人律师,也不是一件易事,好看的:。
  当时几千人中安辰才脱颖而出,也就是向天向来胆大,敢启用年轻人,不然安辰绝对没有机会。
  在遗产更改的小会上,他终于见到了牵挂已久的人,那时的温欣已经做了向家的少奶奶,如他想象中的那样,温欣果然不认识他。
  又或者说,是不认识这张陌生的脸。
  遇到米莉,是那么的巧合,又是那么唐突,以至于在杨助理听bss说,要在黑森待一段时间时,她很是惊讶,特别在几次送文件的时候,竟然看到自己所敬爱的领导,那个高高在上的安大律师,竟然为了解决住宿而给人家当保姆?
  犹记得,那时她说:安律师,我可以安排酒店的。
  那时他只笑不语,现在想想,或许从那个时候,bss已经喜欢上这个叫米莉的女人?
  米莉摸着脸,“做什么这样看着我?”
  “没,没什么,其实……”杨妍话不等说完,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是邵宇飞冲进来。
  他这样喘着气说,“快,小嫂子,手术结束了!”
  闻言,米莉掀开薄被,鞋子都忘记了穿,直接下床就跑出去,完全忽视了杨助理眼底那一闪而过的苦楚和隐隐波动的情绪,她望着窗外的天,喃喃自语的说,“其实,就是在高考前夕,有个傻傻的女孩,用考分向他讨要一个吻,只是……”
  只是故事有开始,却没有结尾,就算有结尾,那也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
  手术室外。
  米莉追上去,拉着医生的手,“他,他怎么样?”
  她问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双黑溜溜的眼时不时的看向手术室的方式。
  医生将甩着胳膊上的水珠,解释说,“单单针对手术室而言,是非常成功的,病人求生欲很强,但是在送来医院的过程中,有陪分毒素还是被吸收,很有可能会对今后的生活造成一定的影响,不过你们不用担心,问题不大,具体还要等明天检查了再说。”
  “……那,我能去看他吗?”
  米莉眼巴巴的目光,在医生坚决的‘不能’下,瞬间暗了下来。
  在所有人都走开之后,她就那样坐在观察室外面的躺椅,隔着层层的玻璃和阻碍,想象着他此时的样子,幻想着他曾经的过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米莉感觉有人靠近,赫然睁开眼,“原来是你啊!”她拍了拍胸脯,对杨助理笑笑。
  杨助理犹豫了很久,自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上面写着:辞职信。
  米莉有些不解,“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
  “其实早就想走了,只是一直没下定决心,这次……”
  这次看到另个女人,为他这样舍命,又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独自一个人生下属于他们的孩子。
  这一刻的杨妍,心底五味杂品的无法形容,她笑笑,“其实早在三年前,在你和温欣都离开的时候,在他把左东带到我面前时,那个时候我就想过离开,只是中间出了好多事,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我知道现在时机不太多,但我们对女人而言,这是最好的时机。”
  米莉蹙眉,咀嚼着她的话,其他书友正在看:。
  有些不太明白,“什么叫对女人而言,又不是你要……”难道杨助理喜欢安辰?
  忽然的,米莉觉着一定是献血献多了,有些晕,借着这个晕她一把抓住杨助理的手,“要走,你自己和他说,跟我说什么,我又不是他的谁。”
  杨助理捏着薄如纸片的信封,望着米莉前往医生办公室的背影,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是啊,你不是他的谁,可是他是你孩子的爸。
  这是时隔三个月后,亲口听他承认的。
  ………………
  米莉苦苦哀求了医生好长时间后,总算见到安辰。
  那欣长的身影,被一条薄被盖着,静静的躺在高高的病床-上,脸色白得像雪一样令人生疼,那双紧闭着的眼在氧气罩的映衬下,深陷得仿佛除了珠子就是皮了,隔着厚厚的玻璃窗,她情不自禁的伸手抚向玻璃,仿佛他和她,他们之间没什么阻碍一样的亲昵。
  或许牵挂的人就在眼前,所以这刻,米莉漂泊的心忽然就静了。
  时光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失,天黑过后天亮竟然来得那么容易,而阳光仿佛带着消灭一切阴暗的功能,再次升起时,不但清除了黑暗,还带来了极好的消息,特别那名正在为安辰检查身体的医生,在收了听诊器时,笑声是那么的灿烂。
  他说,“总算没辜负顾公子的重托。”
  “那就是说他已经渡过危险期了?对不对,医生!”米莉问得激动,在医生脸上得到肯定的答应后,她这才后知后觉的记起什么,“那他为什么还不醒,还有您刚刚说顾公子,哪个顾公子?”难道是顾子允?如果当真是他,看来这次要好好谢谢了。
  医生笑笑,“顾家的大公子。”
  “……啊,顾子墨!!”米莉却是怎么也没想到是他。
  心想着这个人果然神通广大,隔着那么远都能遥控指挥,转念又一想,一定是顾子允的功劳,也就在送医生离开后,直接拨了顾子允的手机。
  只是,他的手机没想到无法接通。
  松了口气,米莉又将电话拨给王大妈和儿子。
  彼时,她想的简单,只是想着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分享出去。
  却是别说她,恐怕就连医生都没想到,就在听筒里传出牛牛的声音,就在米莉有些兴奋的说手术很成功时,那原本说不准什么时候能醒,又或者有可能无法醒来的安辰,睫毛动动,手指又动了动,惊得安静站在一旁的杨助理,怔怔的瞪大了眼。
  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米莉姐,安律师动了,他动了。”
  闻言,米莉怔了下,三两步来到病床前,想都不想的直接按了扬声器,“昊然,你说话,你快说!”
  说什么呢?
  电话那头,小家伙歪了歪脑袋,认真的在想。
  王大妈似乎知道了什么,在他耳朵上低低交待了两句。
  起初小家伙还有些反感,在米莉的一再催促下,他张了张嘴,清清脆脆的叫了声,“爸爸!”
  隔着千山万水,隔着无线电波,那一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称呼,催热了米莉的眼框,让杨助理蹙眉的同时欣慰,邵宇飞更是瞧着大哥又动了动的眼皮,虽然从前和这位小侄子没什么交流,可是他却拿出了十足的叔叔架势,其他书友正在看:。
  他道,“臭小子,多叫两句!”
  小家伙不领情的撇撇嘴,“你又是谁!”
  我去,我是谁?
  邵宇飞瞪眼,“我是你叔叔,唯一的,其他叔叔都是假的,只有我才是真的!”那语气里藏着骄傲和沾沾自喜的感觉。
  可牛牛并不给他面子,“切!!”
  邵宇飞两手一推,问米莉,“大公子是几个意思?”
  米莉一双眼,哪里还理会其他,一手捏着手机,一手握着安辰,刚要再和儿子说几句,这时听筒里又传出牛牛的声音,“……那个,听妈妈说,你很勇敢,应该不会怕打针吧,其实护士阿姨并不凶,其实打针并不疼,你……爸爸。”
  “爸爸,美美说,如果你再不回来代课,她就不要嫁给我了。”
  “如果美美不理我了,那我也只能不理你了。”
  “如果我不理你,那……别想和妈妈睡!”
  沉默了会,还听不到声音,牛牛有些生气了,“我要是生气了,就会把妈妈嫁人!”
  “……臭小子,你敢!”
  虚弱而又无力的声音,透过听筒传过来的时候,王大妈的手微微抖了下,牛牛仿佛没察觉到,只是趁机在有回音里的他,一双黑亮黑亮的眼,望着日历眨巴了两下,他说,“老师说,再过一个星期是圣诞节,两个星期是元旦,你想明年再回来?”
  病房这边,安辰很是虚弱的合了合眼,“……尽量。”
  “行,如果你不回来,以后你就是混蛋爸爸!”
  可是,臭小子。
  你知不知道,即使是混蛋爸爸,那也是爸爸。
  那也将意味着,你已经认可了我这个混蛋爸爸,而你呢?
  ---混蛋儿子。
  那么,面前的女人呢?
  看着眼框蓄满泪水,却没有滚落的女人,安辰嘴角动动,“……嗯?”
  这是一个反问。
  又是一个连接的低笑。
  那样的笑,是杨妍从来都不曾见过,带着隐隐的溺宠和无耐,她甚至可以想象,他们独处的时候,米莉的鬼精灵,安辰沉默寡语的低笑。
  一个话不停口。
  一个虽然不怎么爱说,却是在低笑?
  安大哥,祝你幸福。
  ………………
  安辰的身体,虽然损伤极重,可因为他常年都有健身,再加上最早在国外有从兵的经历,所以恢复起来比常人要快。
  这不,被儿子的电话吵醒后,第二天就能坐起来靠一会。
  在第三天的时候,护士已经给他摘除排尿管,他也能靠半小时。
  第四天,勉强可以翻身,其他书友正在看:。
  第五天、第六天……一直到米昊然说的圣诞节,他披着大衣,在米莉的搀扶下,瞧着西落的阳光,对远在千里外的儿子,说了一声对不起。
  圣诞节失约,下个约定点就是元旦。
  所以他要更加努力了,尽管医生劝他,不要着急,他还是坚持。
  在安辰不知道的时间,米莉又给儿子去了电话,心想着让他改改时间,却是没想到小家伙和爸爸一样,倔犟的很,说什么就是不改时间。
  向阳听说这个消息后,直言他来搞定。
  的确,他是搞定了,只是他搞定的方法却是包机,然后将医护人员也请回国,就算主治医生说,完全没有问题的情况下,还是坚持了。
  在新年的钟声还有半小时敲响时,安辰总算没有失约。
  彼时,按正常早该入睡的牛牛,却是像心有灵犀一样,怎么都不肯睡,所以在安辰和米莉回来的第一时间,他穿着睡衣就跑出来。
  一个长长的身子,站在卧室门前,眼神好像有些生疏的看着,只看着不说话。
  乍见一个月没见的儿子,米莉全然把安辰给忘了,丢了包,没几步来到小家伙面前,紧紧的抱在怀里。
  她声音里有些哽咽,“……宝贝,宝贝,妈妈回来了,妈妈把爸爸带回来了。”
  牛牛看着爸爸,小大人似的拍着妈妈的肩膀,“乖~”
  安辰摇头,“……这小子。”
  “哼!”
  哼?安辰蹙眉,“我叫哼?”
  臭小子,之前在话筒里,叫爸爸不是叫得很亲?这会又成了哼?
  仿佛能懂安辰的白眼一样,牛牛在啵的亲了妈妈一口后,扯着睡衣的一角,一步两步的走过去。
  两眼望了会,“我不是小子。”
  安辰哦了一声,“……女孩?”
  牛牛抱胳膊生气,“哼!是不是女孩,你还看不出?”
  安辰低低的一笑,“是儿子,好了吧!”
  “恩。”牛牛认真的点头,“那你就是爸爸了。”说着走向前,在米莉生怕他会弄疼安辰时,错过身子,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口。
  他道,“看在你聪明的份,妈妈就不嫁人了!”
  米莉和王大妈错愕了。
  却是安辰一笑,“不嫁人,你就没有爸爸了。”
  小家伙犹豫了许久,末了低着头,“少说了两字,是妈妈不嫁给别人了。”
  这次洋洋得意的换成安辰了,学着儿子刚才的动作,他也抱着胳膊哼了声,“看在你聪明的份上,今天晚上就把妈妈让你一晚。”
  “不要,美美会生气的!”
  “熊孩子!”
  ……………………♂6^毛^小^说^网,♂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