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小屋里的对话
作者:八刀红茶      更新:2021-06-03 20:46      字数:3240
  张一凡,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欲望。
  赵大熊对我说。
  他的声音不大,可表情很严肃,严肃到让我有些尴尬,扭过头去看着窗外的夜景,无言以对。
  欲望么,大概没有吧。
  我不确定。
  我的家境不好,一直在贫寒中成长,记得小时候,父亲向来不会给我买那些太过奢侈的玩具,我也从没有向父亲索要过什么。大人的旧书桌上,一本掉了书皮的《格林童话》都可以让我愉快地度过一个漫长的暑假,莴苣姑娘独眼巨人的故事让我百看不厌,我总是能从有限的物质中找到无限的乐趣。
  可是我真的不确定。
  记得网上有个段子,说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的诱惑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
  我并不认同这有些暗黑的爱情观,可对欲望的描述,想来大概如此吧。
  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我从未受到过太大的诱惑。
  与其说我安贫乐道,不如说我是个从未见过大世面的文青。
  “太看得起我了。”
  我双手戴着手铐束在一起,别扭的举起来揉揉鼻尖。
  “张一凡,是你太看低自己了。”
  赵大熊扭头看我,一笑,铁青的脸色终于缓和许多。
  赵大神探对我的评价倒是蛮高的。
  我不好意思的继续沉默。
  还真没有人这么夸过我。
  “大熊啊,你这是不是刑讯技巧啊,先把我夸个飘飘然,让我放松心里戒备,然后轻松突破我心理防线套出我的话?”
  我突然一拍脑门儿,想起从前在电视上看过的警匪片儿,优秀的刑警们和颜悦色的面对嫌犯,跟隔壁老王似的端茶倒水递烟,嫌犯被感动的涕泪横流倒豆子似的供出自己的罪行。
  这套路我他妈太熟了。
  我得意洋洋的看着赵大熊,为自己卓越的智商而自豪。
  赵大熊傻愣愣的看三秒钟。
  “张一凡,你这套都从哪儿学的,够腹黑的。”
  赵大熊有点受不了我开脑洞。
  “电视啊。”
  前几年刑侦剧抢占各大频道,开电视就能见着戴帽花的。
  “怎么,你怕我套你话?
  赵大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问我。
  “不……不是。”
  我连连摆手,诚惶诚恐的。
  这也太他妈诛心了。
  我堂堂一共青团员能和人民警察作对吗?!
  赵大熊突然苦笑一声,看着我,摇摇头。
  “张一凡,我太了解你了,你这人太单纯,你一撒谎就结巴。”
  张一凡,你一撒谎就结巴。
  我恍惚记起,林婷曾经也这样揭穿过我。
  如此熟悉。
  他们真的太了解我了。
  我心虚,开始沉默。
  “行了,张一凡,别装了,从高中到现在你就没变过。”
  赵大熊突然一笑,说。
  我不知道他是在夸我单纯还是在骂我幼稚。
  “你这人一副穷酸样,全身上下都是穷书生的骨气,让你骂人都骂不出来,更别说杀人,这事儿不是你干的我知道,估计你连帮凶都算不上。有王响亮的地方,哪儿都不太平,我心里有数。”
  赵大神探猜对了开头,可是没猜对结尾。
  我想跟他说,这事儿和王响亮真没有一点儿关系。
  有白小纤的地方,才是哪儿都不太平。
  可我知道,这话我不能说。
  我继续玩沉默是金。
  “我今天给你戴这副铐子,是想提醒你,张一凡你本来就是老实人,别装不老实。”
  赵大熊话里有话,我听的出来,他的意思是让我离王响亮远着点儿,王响亮这人底子不干净。
  我愣神的功夫,赵大熊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手铐钥匙,一把扔过来,我宝贝似的一把接住,笨手笨脚的开了。
  我活动着手腕,一脸享受,自由的感觉真他妈好。
  “哦,对了,张一凡,你那女朋友怎么认识的?”
  他突然随口问我。
  我心里咯噔一跳。
  原来他并没有忽略白小纤。
  “我大姨介绍的……”
  我含含糊糊的回他。
  “你也没我帅啊,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赵大熊摸着满脸胡子茬,一声感慨。
  我有点憋屈。
  赵大熊要不是披了这身皮,我真拿他当贼了,长得跟瓦岗寨里的响马水泊梁山里的水贼似的。
  我哪儿都比你帅!
  我从心里腹黑他。
  “张一凡,你这女朋友,也不简单啊。”
  赵大熊浑然不觉我心里的牢骚,慢悠悠的扔出一句话来,然后慢悠悠的看了我一眼。
  我嘴里有点发苦,一声不吭的扭过头去装聋子。
  这个赵大熊,外面粗犷的像猩猩,心里倒是心细如发,难怪曲曲几年的功夫成了刑警队的尖子。
  他真是一个好警察,我打心里为我哥们儿高兴。
  只是这份高兴显然不是时候。
  白小纤身上还穿着短弩箭伤呢,经不起折腾了!
  我脑子转着,想着法子,可汽车在一个拐弯之后猛然减速。
  黑暗中,一幢四层的建筑出现在我面前。
  刑警队到了。
  警车缓缓进了铁门,车停下车。
  赵大熊没急着进去,一直在门口等着,直到后头的警车进了院子,王响亮和白小纤下了车,人齐了。
  我看着白小纤惨白的脸,微微有些心疼。
  这变态对自己太狠了,真他妈能扛。
  “没事儿吧?要不咱别装了。”
  我小跑着到了白小纤跟前问她,情侣似的拉着她小手。
  小手冰凉。
  “少废话。”
  白小纤瞪我一眼,小声回我,这是今晚她第N次骂我了。
  我闭嘴。
  “一起进来吧。”
  赵大熊冲着我们招招手,领着我们上了楼,三楼,东头,似乎是赵大熊自己的办公室。
  赵大熊开了灯,整洁的房间内放了一张办公桌,窗台边儿上放了一块泰山石,挺讲究的。
  “从赵显文那小子那里抢的,大领导们都爱玩这个,我听说这东西镇宅,我这天天和死人打交道的,也避避邪。”
  赵大熊看着盯着泰山石瞧,给我解释。
  人民警察原来也信这一套,我乐了。
  “张一凡,你先坐会,渴了自己喝水,饿了我抽屉里有方便面,我办正事儿了,王响亮,你跟我出来。”
  赵大熊先礼后兵,把我安抚住了,一秒钟前还和颜悦色的脸上再次恢复了铁青色。
  无可否认,这是一名敬业的警察,丝毫没因人情忘了自己的本分。
  我佩服他的职业道德,可显然同时也在被他的职业道德所困扰。
  “大熊,都是哥们儿,好说话。”
  我想打圆场。
  “张一凡,你知道我脾气。”
  赵大熊瞪我一眼,言尽于此。
  王响亮磊落,没让我为难,看我一眼,跟着赵大熊出了门儿。
  狭小的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白小纤俩人。
  我正想问她伤势如何,白小纤突然问我。
  “张一凡,借你手机用用。”
  她说。
  “你的呢?”
  我一愣,这年月,手机都是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了,她还问我借手机。
  “不方便。”
  她咬着嘴唇说了三个字儿,声音很小,似乎生怕人听见似的。
  我知道此时非比寻常,一分一秒都能救命,没多废话,掏出手机给了她。
  白小纤接过手机很熟练的拨通一个电话,按的却是功放键。
  电话里的忙音悠悠传来,二十秒后,一个略显嘶哑的男声从手机传来。
  “喂?”
  手机里的男声问。
  白小纤没说话,手机捧在左手上,然后右手食指在话筒上轻轻扣了几下!
  然后!
  利索的挂断了!
  “这……这是干什么?”
  我看着她神经病似的举动,有些发愣。
  “少废话!”
  白小纤把手机还给我,瞪我一眼,又是仨个字儿把我骂了回去……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