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们很高贵,有时很狼狈
作者:八刀红茶      更新:2021-06-15 11:35      字数:3232
  我看看白小纤,再看看我手里的手机,有点蒙圈。
  白小纤再两分钟前问我借手机用,然后她拨打了一个看似无比熟悉的手机号,然后打通了,没说话,和神经病似的用手指头在话筒上敲了几下。
  我回忆着刚才的一幕,有点抓狂。
  这变态从来就没像过正常人!
  打个电话都这么个性!
  我坐在一边儿,满腹牢骚,可嘴上一个字儿没说,悄没声的翻出通话记录,我想查查白小纤拨的那个电话是打到哪儿去的。
  “别看了,我删了。”
  白小纤往我这边儿瞧了一眼,风轻云淡的说。
  我一愣,低头看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果然,压根儿就没有刚才的记录!
  这变态做事儿滴水不漏的。
  我满脑子问号,可看着白小纤那张寒霜新星脸,愣是一个字儿没敢问。
  白小纤一声不吭的坐在沙发上,我尴尬的在赵大熊办公室踱着方步,狭小的房间内安静的有些窒息。
  我正神思恍惚的盘算着今晚这道坎儿该怎么迈过去,办公室的门开了。
  王响亮和赵大熊一块儿进了屋,俩人脸色一点儿都不好看,一人点着一根烟儿,王响亮进门就在坐在了沙发上,赵大熊没正眼儿瞧我,看空气似的把我忽略掉,眼神儿全落在了白小纤身上。
  “小凡嫂子,我有点儿事儿想问您,您方便跟我出来一趟吧?”
  因为我的关系,赵大熊对白小纤说话明显客气了许多,只是脸色依然铁青着。
  显然,赵大熊的调查并不顺利。
  白小纤点点头,站起来,身子不经意间一晃,然后迅速扶住了沙发,若无其事的跟着赵大熊出了门儿。
  这变态这能死撑。
  房间里再度剩下我和王响亮俩人儿,王响亮抽着烟,烟灰随意弹在地板上,偶尔眉头一皱,抽了两口凉气儿。
  “张一凡,我什么也没说。”
  我还没问他,他自己先说了出来,只是眉头依然紧紧皱着。
  我察觉出他有些异样,仔细瞅他,隐隐发现下巴处一片乌青。
  “怎么回事儿?”
  我皱眉问他。
  “没事儿,我竟拣赵大警官不爱听的说,赵大警官小心眼儿,给我上了点儿手段。”
  王响亮毫不在乎的挑了挑眉头,一笑,似乎这笑容牵动了伤势,又抽了一口凉气。
  我知道王响亮与赵大熊之间素来不和,俩人向来谁也瞧不上谁,可我没想到赵大熊脾气竟然如此火爆,让王响亮吃了一个大苦头。
  “响亮,对不起……”
  看着王响亮这副惨样,我心里隐隐有些愧疚。
  “张一凡,你他妈老给我惹麻烦。”
  王响亮又骂我一句,可脸上却是笑眯眯的。
  十几年的交情,让我们早已不分彼此。
  我沉默下来,知道此时再多说一个字儿都显得生分。
  可我也无法责怪赵大熊,进了这里,本来就该按着规矩走,赵大熊本来就是个规矩人,更何况我们本来也不干净。
  人,就是我们杀的。
  我突然想到白小纤的神经病脾气,王响亮如此懂分寸的人都成了这副惨样,白小纤岂不……
  我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往下想。
  我终于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滋味儿,一分一秒都显得如此漫长。
  我在惶恐不安中等待着,十五分钟后,门外再次响起脚步声。
  门被打开,白小纤和赵大熊回来了。
  白小纤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冰山脸,赵大熊的脸色却又铁青了几分。
  我刚想问他,赵大熊反倒先开口了。
  “走吧,三位贵人,我这里地儿小,放不下你们啦。”
  赵大熊话里带着气儿,说的我一愣。
  他说我们是贵人?!
  这话头明显不对。
  “走?去哪儿?”
  我问。
  “回家。”
  白小纤扭头看我一眼,风轻云淡的说着,第一个先出了门。
  王响亮得意的吹了声口哨,走过赵大熊身边,装作不经意的用肩膀碰了一下赵大熊胳膊,赤裸裸的挑衅。
  赵大熊是火爆脾气,显然受不了这个,抡拳头就准备往上扑,我一把抱住了赵大熊。
  “大熊,你是人民警察,冷静!冷静!”
  我傻逼似的劝他,死死抱住他。
  赵大熊挣扎两下后,终于压抑下冲动,冷哼一声,眼睁睁看着王响亮出了门。
  “赵警官,再见!”
  王响亮继续犯贱,冲着赵大熊摆摆手出了门儿。
  “王响亮,下次再犯我手里,我他妈弄死你!”
  赵大熊跳脚大骂,我石头似的搂着他,不让他冲出去。
  看得出来,俩人是真不对眼。
  “大熊,你冷静点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疑惑的问他。
  赵大熊在半个小时前还一副运筹帷幄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逼的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而现在就这般轻易的放走了王响亮和白小纤。
  我很高兴,可同时也一头雾水。
  赵大熊没搭理我,甩开我舒服,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杯子咕咚咕咚灌了两口茶。
  杯子被赵大熊狠狠放在桌子上,然后扭头看我,一声苦笑。
  “张一凡,你给我说实话,你这个女朋友白小纤到底是什么来路?”
  赵大熊突然问。
  “机关里的临时工啊,和我大姨一个单位。”
  我继续敷衍他。
  “临时工?”
  赵大熊一声冷笑。
  “这临时工也太他妈厉害了吧,我刚才领着她进了审讯室,问她什么都不说话,跟块石头似的,我觉得有问题,可没等着往下挖,我手机就他妈被打爆了!”
  赵大熊爆了句粗口,一副抓狂的样子。
  “谁打的?”
  我还是没听明白,我这人有时候对人情世故反应有点迟钝。
  “谁?!”
  赵大熊又是一声冷笑。
  “有我们大队长打的,有我们局长打的,有省厅领导打的,还他妈有市委领导打的,各路神仙,就差他妈联合国安理会了!你这女朋友,神通广大啊!”
  赵大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像见了UFO似的。
  我同样一愣,有点蒙圈。
  白小纤刚才的小动作我是知道的,她用我手机打了个电话,没说话,用仅凭指头敲了两下话筒,然后就在被审讯的时候,赵大熊突然收到了上层强力而又明目张胆的压力。
  我实在有点不明白,白小纤为何会随便勾勾手指头就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这简直比金蛋从石头里破石而出还要神奇。
  这个世界,我是一点儿也看不透了!
  “怎么,你也不知道?”
  赵大熊看着我,问我。
  我茫然摇头。
  我是真不知道。
  赵大熊了解我这人,不善于伪装,没再继续问下去。
  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摇摇头,一声苦笑,而后突然举起手来来,狠狠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啪!
  一声脆响!
  赵大熊的苹果六被狠狠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我都有点心疼,看那样子,最起码九成新。
  你不要你给我呀,没事儿拿手机出什么气。
  “张一凡……”
  赵大熊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虎目之中一圈红润,声音有些哽咽。
  “你说……你说这世道,怎么想着认认真真做点儿正事儿,就他妈这么难呢?!”
  两滴泪珠子顺着赵大熊的眼角滑了出来。
  他伤心的问我,我却无言以对。
  我了解赵大熊,这个从青春期时候就沉迷在侠客世界中的少年始终怀揣着一颗侠义之心,他相信这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世界,善良终究会被善待,而邪恶终究会被制裁。
  在高中时期,当一名秉公执法的好警察就是他的理想,而今晚,他却遭遇了一次非正常办案。
  我相信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理想与现实碰撞,而理想再次被现实击碎,溃不成军。
  我理解他,因为我们同样都是理想主义者。
  我们很高贵,有时很狼狈。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