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月夜孽情
作者:不开心的橘子      更新:2021-10-16 19:35      字数:3467
  窗棂外橘红的灯火映照进来,幽暗的屋内被映衬得暗红,荣禄掀起幔帐垂帘,佳人一身素白常服端坐在那里,耳边的白色素花显得那么的娇嫩欲滴,在昏暗的光线下,白色的东西显得更加的出彩。
  “为什么要拿掉我一半的兵权?”荣禄站在那里,他不知道为什么脑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说,但偏偏出口的却是这一句。
  佳人淡淡的笑着,并没有回答,站起身来悄移莲步,走到他面前,素手轻轻抚上他的面颊,柔声说道:“你瘦了。”
  近在咫尺的一抹兰香扑面而来,忍耐力两辈的激情终于按耐不住,荣禄霸道而有力的将她拥入怀,疯狂的亲吻和撕扯起来。而佳人并没有反抗和挣扎,而是热情的回应着。
  当那朵娇艳欲滴的小白花掉在地上,被两人癫狂的脚步踩得粉碎的时候,屋内的热度和**达到了顶峰。这一刻两人互相交出了身体,但却保留了灵魂,在欲河挣扎着不想沉沦,却又偏偏互相拉扯着跌入了万丈深渊。
  就在这个夜晚,她背叛了尸骨未寒的丈夫,他背叛了还在家等待的妻。或许两人都不知道他们到底需要的是**宣泄还是情感慰藉,总之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轰轰烈烈的表白,有的只是热烈的冲动。
  当热情消散,当激情不在,冷噤的空虚又袭上心头,两人默默相对而坐。各自穿戴好衣裳,一个仍旧端坐,一个仍旧恭敬而立。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你眼下才二十多岁,朝根基不深,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手握兵权太重,比遭人嫉恨,让你带兵离京也是想护着你。”杏贞的话语平淡而轻柔,令荣禄心一阵愧疚。他嗯了一声道:“是我想多了。”
  杏贞垂下头道:“我知道你离京打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今晚就先给你,记着我等你回来。”
  荣禄轻轻握住她的手道:“你放心。我一定回来。”
  杏贞并没有替其他的事,她猜到咸丰的死和荣禄脱不了干系,她知道就足够了,但她非常不喜欢荣禄的这种独断专行。更不喜欢有人背着她做一些事。而且荣禄手握重兵,尚虞备用处也在他的掌握之内,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所以她要解决这个威胁,而第一步就是把荣禄调离京城。
  要安抚荣禄很简单,杏贞选择了用荣禄最想得到的东西,往往在这种时候,男人以为已经征服了身下的女人。却不知道这其实是自己被征服的开始。
  “我很好奇南边长毛的天京事变,怎么最后会变成这样。”杏贞的话题转到了太平天国。“太平天国那位西王已经昭告天下,他们的洪秀全已经升天,现在的太平天国便是由这位西王在做主了。我总感觉这个萧朝贵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所谓蝴蝶效应带来的变化,就连石达开也甘心回武昌领兵,既没有远走,也没有反对,足见这个西王的手段和布局之厉害。”
  荣禄嗯了一声,目光游离起来,口说道:“最近我也在密切关注南边的局势,原来想着这个太平天国的西王打出勤王的旗号起兵,南京城势必会再有一场大的内讧,没想到他的手腕如此老辣,旦夕间便平定了事变。洪秀全的死虽然说是被北王韦昌辉所害,但你我都知道韦昌辉是个什么人物,他绝对是斗不过洪秀全的,洪秀全会死在韦昌辉手上那便是笑话,洪秀全的死一定和萧朝贵脱不了干系。”
  荣禄顿了顿接着道:“这个萧朝贵的确已经不像是我们历史上知道的那个人物,或许你猜的没错,他或许是穿越者,也可能是他身边有人是穿越者,在替他出谋划策。”
  杏贞凤眼一寒道:“我也注意到了,左宗棠这个人物居然在他的麾下,或许左宗棠是穿越的也说不定。”
  荣禄躬身道:“我会派尚虞备用处的密探打探清楚的。”
  杏贞微微一笑说道:“不必了,你专心淮上剿捻匪的事便可,查探之事我自会安排。”
  荣禄心一突,但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微微颔首道:“那好,尚虞备用处我也打算交还给你,另外派个人管着便是,我还是先平定淮上的捻匪。”
  杏贞眨眨眼道:“谁人可以接管尚虞备用处,你可有适合的人选?”
  荣禄沉吟片刻道:“镶蓝旗的伊尔根觉罗.承恩可以出任。”
  杏贞轻轻嗯了一声道:“镶蓝旗的人?也好。”跟着杏贞抬头道:“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吧,袁甲三和李鸿章你要用心结交,本来今晚赐宴就是为你们三人互相认识拉拉关系准备的,你倒好一整晚失魂落魄的样。”
  荣禄傻傻的一笑说道:“我还道今后不能再和你像现在这般说话了,所以心里头堵得慌。”
  杏贞俏脸微红,啐了一口道:“傻瓜。”
  荣禄忍不住上前搂住杏贞,低声道:“清韵,等我们进一步巩固了势力之后,我们要建立自己的王国,没有人敢反抗我们,然后我就可以娶你为妻了。”
  杏贞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你不介意我是残花败柳之身么?”
  荣禄摇摇头道:“我和你都是来自后世,我不介意。”
  杏贞还是笑了笑没有接话,只是嗯了一声道:“你回去吧,书信联系。”
  荣禄恋恋不舍的吻了杏贞之后才黯然转身离开,当走到宫门口时,只觉得晚秋的寒月是那么的寒冷,虽然渐离渐远,虽然激情消退,但荣禄却觉得自己的心头是热乎乎的,她总算和自己坦诚相见了,他迷恋她在身下的**声,还有比这个更加令人血脉偾张的事么?没有了,荣禄看着高高的宫墙,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再回来,真正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回到家之时已经是初更时分,走入屋内却见曾纪静趴在桌上睡着了,一旁伺候的丫鬟急忙想叫醒她,却被荣禄抬手止住,跟着他上前轻轻抱起曾纪静那娇弱的身躯,将她轻轻放到绣榻之上。他的动作很轻柔,就生怕吵醒了曾纪静,但将她放在床上之后,曾纪静就像一只熟睡的猫儿一般,努力寻找着热源,紧紧的依偎在荣禄的怀,不肯离开他的怀抱。
  荣禄面容温馨的笑容泛起,就这样抱着她坐在那里,下人们早已经掩门退下,这里已经无人打扰。灯火下荣禄看着曾纪静那娇俏的面容,紧闭的双眸微微颤抖着,似乎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低声呢喃的梦语重复的都是自己的名字。
  这一刻荣禄内心里泛起了深深的愧疚和负罪感,自己才从另一个女人的怀离开,此刻却又紧拥着自己明媒正娶的妻,自己的欺瞒和背叛又算什么呢?
  这一夜就这样过去,杏贞整夜挑灯批阅奏折,偶尔停笔下来,烛灯的闪动之,她会呆呆的想到一些事,自己再一次用自己的身体交换了权力。荣禄为了自己疯狂的举动令她感到了一丝害怕,咸丰的死荣禄在其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回想起那晚她到监牢里以胜利者身份去见肃顺之时,肃顺那癫狂的笑声和冰冷的话语令她感到不寒而栗。
  “荣禄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可以背叛我,自然可以背叛任何人,他能借我之手害死先帝,你以为你能掌握他的么?你只是个深藏宫内的女人,他能够欺瞒你一件事,也就会有第二件、第三件,我倒要看看将来你和他是如何狗咬狗的,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杏贞的朱笔跌落,那份黑龙江将军上奏的罗刹国向北面增兵的奏折上染了一大块污迹,杏贞轻叹一声,安德海急忙上前来接过奏折前去清理。
  “当初我就让端华、载垣他们提前下手,就在先帝去世的当晚派人去杀了你,可惜啊,端华、载垣他们没敢动手,倒是荣禄一言不发,好像和他无关一般,呵呵呵。”又回想起肃顺那晚的话,虽然杏贞认为这是肃顺的挑拨之语,但荣禄瞒着自己布下的到手香和依兰依兰香之局,的确让杏贞深感不满。但她清楚,现在还要依靠着荣禄,不能彻底和他摊牌,所以她对咸丰的死因一句都没提,为了彻底让他安心,杏贞还献上了自己的身体,效果果然很好,荣禄没有再有怨怼之心,想来接下来会安心去淮上剿匪。
  杏贞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双眸,暗暗捏紧了玉手,她不允许有任何人威胁到她,荣禄也不行,她可以和他欢好,但绝对不会和他分享权力,她不想在过那种受人摆布的日!
  “召尚虞备用处的一等侍卫伊尔根觉罗.承恩前来!”杏贞闭着眼睛吩咐安德海道:“再让程灵秀过来,她的按摩手法不错,本宫头有点疼。”
  安德海嗻了一声便下去了,杏贞眯着眼睛看着安德海的背影,这个太监虽然口风很紧也很忠心,但毕竟知道的太多了,而且他已经做到了首领太监,似乎赏无可赏了,杏贞眼眸闪过一丝杀机,适当的时候这个人也该消失了。
  翻开曾国藩的奏折,上面多次出现伪西王萧朝贵的名字,一瞬间杏贞的双眸寒意更重。这个萧朝贵到底是什么人呢?杏贞不知如何脑海里会联想起萧云贵来,或许就是只相差了一个字吧。但就算他是萧云贵又如何?自己还有资格去找他吗?没有,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宋清韵了,她现在是大清帝国的慈禧太后!(未完待续。。)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