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滇南古庙
作者:不开心的橘子      更新:2021-10-22 21:25      字数:3435
  云南大理下关镇,丁巳年正月二十三日。此时还是深冬时节,北国正是一片苦寒之时,而地处华夏南端的大理却是一派温暖的早春气息。
  下关镇境内有一处将军洞,位于苍山斜阳峰麓,南面是山涧,北面为缓坡,西面为斜阳峰,东面为上村。将军洞又称将军庙,始建于明代,明嘉靖二十年,李姓族裔呈请建庙,是为“唐李公之庙”,李宓被尊为利济将军,奉为上村本主。唐天宝十年及天宝十三年,唐玄宗派鲜于仲通及李宓两次率兵十八万大军征讨南诏,皆全军覆没,李宓战死,此庙便是后人祭祀李宓而立。
  这个明代便建起的古庙一直香火鼎盛,庙前一株大榕树在青灯古庙前矗立百余年,便是见证了此庙经历的沧桑。与以往不同的是,今日庙前来了大批裹着红头巾的士兵,当先一队骑兵打着大旗,上书“太平天国大理义军大元帅杜”。
  猎猎迎风作响的大旗之下,一名黄巾裹头的大汉,一身猩红战袍在身,胯下一匹白马神骏无比,铁蹄泛起阵阵尘烟,片刻间便到了庙外的大榕树下。
  红巾士兵到了庙外后便守住各处险要和路口,那黄巾大汉到了树下便翻身下马,庙前数名劲装汉迎了上来,那黄巾大汉迫不及待的问道:“吕先生回来了为何不直接回帅府去?”
  为首的一名劲装汉抱拳道:“吕大人在庙内凭吊。”
  那黄巾大汉微微一愣奇道:“吕先生不是天国信上帝的么?怎会到将军庙凭吊?”
  那劲装汉答道:“吕大人是奉了西王之名前来凭吊的,吕大人说了。杜元帅来了便可直接进庙去见他。”
  那黄巾大汉杜元帅威风的国字脸上浓眉微蹙道:“我是信真主的……”
  那劲装汉道:“吕大人道,他信上帝的可进庙,杜元帅便不可以了么?”
  那杜元帅晒然一笑道:“那好。我便去见他。”
  当下劲装汉引着杜元帅来到庙,只见一名书生打扮的年男站在那里,一旁数名僧侣立在那里,口念诵的却是地藏经:“是故我今对佛世尊,及天龙八部人非人等。劝于阎浮提众生,临终之日,慎勿杀害。及造恶缘,拜祭鬼神,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杀害。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深重。假使来世。或现在生。得获圣分,生人天。缘是临终,被诸眷属,造是恶因。亦令是命终人,殃累对辩,晚生善处。何况临命终人,在生未曾有少善根,各据本业。自受恶趣。何忍眷属,更为增业。譬如有人。从远地来,绝粮三日,所负担物,强过百斤。忽遇邻人,更附少物。以是之故,转复困重。”
  那杜元帅虽然不信神佛,但还是站在门口静静的听完僧侣们的诵经,随后只见那书生并未叩拜庙内供奉的神佛,而是转向几名僧侣,微微躬身一礼道:“有劳几位大师继续超度亡魂。”
  其一名老和尚宣了一声佛号,合十道:“祈愿李宓将军及其眷属、部属、所杀众生,普及一切道众生皆能得清净饮食,悉皆饱满,离苦得乐、信受佛法、往生净土、共证菩提!”
  那书生道了声:“同样愿主上宽恕无知的人所犯下的过错,阿门。”说完之后在胸口划了十字便转身退到大殿门口。
  那杜元帅上前向那书生抱拳喜道:“吕先生千里迢迢回来,怎么不回元帅府,反而先来这里?”
  那书生吕先生微微一笑,拉着杜元帅边走边说道:“西王让我代他祭拜一下大唐的李将军。”
  杜元帅奇道:“先生不是信仰上帝的么?我记得我们两教都是不可崇拜偶像的。”
  那吕先生点点头道:“我们信的是儒家基督教,可以祭祀先人的。”
  杜元帅哦了一声,吕先生接着说道:“西王之所以让释家来超度李将军人等,想来这李将军更信神佛,若是用上帝的忏悔来祈祷,只怕这位大唐的神将听不懂。”
  杜帅元有些恍然大悟:“原来西王是这个意思。”跟着杜元帅遥遥向东面抱拳一礼,接着说道:“西王胸怀大度,就连逝去千年将军的信仰都能尊重,那活着的人信仰就更能尊重了。”
  吕先生微微颔首道:“不错,这次我回天京述职,西王殿下反复强调的便是咱们要处理好内部人的关系。我们大理义军去岁起义之后,军有汉、回、彝、白各族战士,治下百姓也是各族各信仰的都有,咱们只有团结一心才能对抗清妖,若是内部不净,迟早被清妖所趁。”
  杜元帅重重的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其实各族百姓本来各自安居乐业,都是清妖挑拨是非,惹起杀戮来。如今咱们既然已经起兵,便要止息杀戮,连回、汉、白、彝各族为一体,竖立义旗,驱逐鞑虏,恢复华,剪除贪官污吏,救民出水火,方才是大丈夫该做之事!”
  吕先生赞赏的竖起大拇指道:“元帅果然胸襟宽广,滇南第一奇男也。”
  杜元帅笑着挥挥手道:“吕先生才是天国第一聪明才智之士,咱们坐下说话吧。”吕先生笑道:“天国人才济济,我只是沧海一粟罢了。”两人边走边说已经来到庙外的大榕树下,两人便在属下的条石凳上坐定。
  吕先生接着说道:“这次回去面见西王,西王看过我们的章程,极为赞赏,便令我等尽快在大理等地开始施行这些章程。”
  杜元帅大喜道:“这便好了,起初还担心西王不同意咱们的章程,要让我们也施行圣库那一套呢。”
  吕先生哑然失笑道:“怎么会?其实咱们的章程很多都与西王施行的民政差不多。兴修水利、招民垦荒、鼓励生产,给耕牛,发籽种,以助农兴,这趟回天京,沿途也见到江西各地都在干这些事。然后便是减免赋税轻纳粮,这在天国那边叫做减租减息。废除了清朝的丁赋、公件银两、米折、厘谷等苛捐杂税,只收比较轻的实物税,其它课税一律免除,这在西王口叫做保护工商业发展。兴修道,废制作,以来百工,便是天国实行的兴办工业。西王还说咱们这边可以多多发展纺织,可聘请汉族技师教民织布,从缅甸换回棉花为原料,农闲时农民都从事纺织业,相信大有可为。”
  杜元帅很是欣喜的道:“不想西王考虑的如此周全,我都记下了,吕先生你接着说。”
  那吕先生接着说道:“西王还道,滇南多山多矿,可多办厂矿和盐并,在兰坪有银、铅、铜矿等矿,腾越有铁、锡、铅,赵州有石磺矿,乔后和喇鸡有大盐井,这些厂矿都可大办,厂矿和盐井的收入便可支撑咱们军需用度。”
  杜元帅一拍大腿道:“正是如此,这些地方可都是出矿的好地方。”
  吕先生接着说道:“这次跟我一起回来的还有不少的天国能人,他们都是探矿、开矿的好手,随后西王还会提供很多机器设备到这边来,这边还要大建军火工厂呢。”
  杜元帅大喜,但随即面容有些发苦道:“只是咱们如今尚且不能攻下昆明,无法打通与天国的联系啊,先生回天京一趟都要乔装打扮,而且走得极是凶险,只怕那些大型的机器运不进来。”
  吕先生笑道:“元帅大可安心,西王已经准备今岁开春之后便对两广用兵,只要广东、广西一下,天国大军便可从广西进入云南,到时候两面夹击昆明,便可打通联系了。”
  杜元帅兴奋的站起身来,来回走了几步,跟着道:“先生你接着说。”
  吕先生道:“还有就是鼓励商人经商,西王很是赞赏我们的这个章程,不过西王建议我们多多考虑走腾越往缅甸而去的茶马道,这条贸易通道可以将货物贩卖至缅甸、越南甚至是印度去,是以他让我们好好经营这条茶马古道。同时我们可以采取减轻商税,免除行商小贩的零售税,商人不当兵、不服役等措施以鼓励商业的发展。”
  杜元帅笑道:“西王真是无所不知,这茶马道存在数百年了,我们滇南人自然不会忘记。”
  吕先生接着说道:“再有便是西王希望我们多多整修道路桥梁,咱们滇地多山,交通不便,改善当地交通也是保证商业繁茂的要旨。同时西王还道可以先在大理开办几场科考,吸纳各族有学之士参与我们的义军,这个科考不问民族,只问学识才干。有了各族才智之士的加入,授予官职,共同领导义军,咱们便可立于不败之地了。”
  杜元帅点头笑道:“咱们大理现有杜万荣、沙国安、张经等回民能人,先生回去的这几个月里,咱们又有白、汉两族的盛名之士尹健、李华、张映民等人加入,现在都是咱们总理军机的正参军、大参军、大司农了。”
  那吕先生抚掌喜道:“如此甚好,西王千叮万嘱的便是要咱们缓和各族关系。窃思滇南上省,回、汉、彝、白各教杂处,已千百年矣,出入相友,守望相助,何尝有畛域之分,咱们还是按起兵檄提过的原则来办便不会有错了。”
  杜元帅大声道:“不错,正如同当年林则徐大人在滇地时说过的,眼无各族之分,只有好坏之别,治民依法度而行,不问其他!”(未完待续。。)
  。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