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风起(真)
作者:张无良      更新:2022-09-17 16:37      字数:3057
  ()林子鱼看着那标着丽丽那只猫的的骨灰瓶,他知道的,那真的是骨灰,虽然隔着瓶子,但他真真切切的能感觉出,背后的压力越来越大,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刃顶在背上,他眼中忽然露出一抹悲伤,转瞬即逝间,复而变得冷漠。
  夏若面上露出一抹微笑,好像天使,他看得痴了,复苏的血液一瞬间冷却下来,只听夏若说:“学长?你怎么了?病了吗?”
  林子鱼浑身颤抖起来,血液再次暴走,滚滚如熔岩,他的汗水好像雨水,虽然这是初chūn,但是谁也不会顷刻间汗出如雨吧!夏若着急起来。
  林子鱼嘴边越来越干渴,暴虐的心开始释放,血统一旦觉醒他也很难控制自己,就好像她的老师徐玲玲……他分明记得那天他醒过来时那血肉模糊的身体,那是徐玲玲,他的老师,她这一辈子倾慕而渴望的母亲,但是他的血液抹杀了他所有的理xìng。
  “学长,你等等!我去叫医生”夏若低声道,她拍着林子鱼的背部,轻轻抚摸。
  “医生?”林子鱼迷迷糊糊,他真羡慕那只猫,至少他还有人爱,即便是死了,也有人为他伤心,他呢?他活在这世上有什么意义,一时间他什么话也听不到了,一抹血sè涌现,他一把握住了夏若手掌,低声说:“不要”
  这话一出,他也下了一跳,这是他的声音?这嘶哑可怖的声音是他说出的吗?
  夏若看着林子鱼,林子鱼整个人已经已经筛糠似的,他声音仿佛脱笼的野兽,夏若吓了一跳,但她毕竟还是留了下来,她拍着林子鱼的背,轻声说:“学长,慢慢呼吸啊!慢慢的,把呼吸调整好呀!等会就不难受了……”
  林子鱼只觉得血液越流越快,背后的手一把一把的理顺他的呼吸,似乎只要这只手在,他就不会化作修罗。
  夏若轻轻道:“学长还记得后山的太阳花吗?每到秋天,后山金黄一片,那时候远远望去漂亮极啦,那时候我最喜欢一个人在那里静静的看书,风吹过我的发梢,秋天的气息扑面而来,悠远而宁静,有时候我甚至在想,要是一个人在在那里一直生活下去,可能神仙也就那样了”
  “学长,想想那里啊!每每我不开心机会想到那里,我也就平静了,就好像丽丽死去时一样,所以我将丽丽也准备带过去,想来丽丽也会喜欢!”她一边抚摸着一边说,林子鱼呼吸也平静几分:“学长这样真像丽丽那样呢!不用怕啊!”
  她在林子鱼耳边轻轻哈气:“慢慢的,等会就好了”
  林子鱼沉默了,突然一把抓住她将她推开,俯下而一直看不见的脸扭曲而狰狞:“滚”
  声sè鼎沸的车厢蓦然响起一声惊雷,爱看热闹的人们蜂拥而去,他们只看见一个学生样的女孩坐在地上,脸sè苍白,车窗呼呼作响,那那女孩,看着车窗好像带着惊慌,悲伤,寂寞。
  林子鱼血液彻底引爆,他在钻出车厢前最后回头,最后消失,他的身体像一只壁虎,他快速冲上车顶,果然车顶一个黑袍人在等着他,那黑袍人大约比他低一寸,但他哪里还能仔细去打量,被血液支配的身体,冲了上去。
  风也追不上他,他的脚跺在地上,发出震天巨响,车厢中的人们茫然的看在顶上,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他的身体快速蜕变,手臂变得仿佛金属,指甲尖锐仿若兽爪,对面的人没动,夜莺自然不会动,对面的a级通缉者已经触发罪血,速度已经足够快了,但远远比不上她,她才是风的宠儿。
  林子鱼接触她身体的瞬间,她终于动了,她左手握刀,宛若游鱼,间不容发躲过,她的短刀叮的击打在林子鱼身上,夜莺面sè突然变了,她这一刀就算是铁人也能崩了口子,可对方居然没有任何伤势出现,她连对方的防御也破不了。
  人影交错,林子鱼血红的双眼一变,他的眼核好像猫一般诡异,他手上拉着黑袍,后面一个黑衣劲装长发少女。
  那少女不过二十,与他年龄也差不多,长发束起,清丽而高傲,从大腿往上,全身上下集中着八把刀鞘,一把没有刀的存在,少女右手再次拔刀,她的刀不过一尺,很难想象,这八把刀是如何在她身上而不显得累赘。
  林子鱼不在问话,也不会问话,在他眼里只有杀戮两个字,少女左手斜劈,带起一道闪电,或许她的刀就是闪电,右手短刀直取对手咽喉,血肉之躯如何能抵挡?
  但林子鱼偏偏挡住了,他的手也是快捷无比,一手抓住短刀,也不知道他的手如何能承受,微微一个侧身,肩膀挡住了另外一刀,少女左手弃刀快若闪电转了半圈,她腿上短剑出窍,快速递在林子鱼腰间,接着横砍手腕,只听见叮叮声响,饶是林子鱼浑身坚如金刚,也不得不松手。
  一个旋风般的转体,短剑抛出,她抓住短刀后撤,抛出的短剑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拉住就在她站定的刹那,短剑重新插入剑鞘。
  “白虎之血?”夜莺眉头皱了皱。
  她所说的白虎之血正是这从远古遗留的血脉,远古时分是洪荒年代,人族在天地间苦苦挣扎,百族争霸,而百族以四圣为首。
  苍龙,白虎,朱雀,玄武,人族融四圣之血,而有后裔,人族凭借着四圣之血,而拥有天赋伟力,方而在大劫中存活繁衍,无数年后四圣族血脉的人们,越来越少,渐渐几乎消亡,只留下一姓,即楚姓。
  这个时候四支血脉已经分不清谁与谁,只有觉醒血脉才能明白到底是什么血统,显然林子鱼白虎之血比重最大,也最先觉醒,而白虎之血自古以来掌杀伐白金之气,金属之物再难伤之。
  显然夜莺是明白过来了,但她身上只有这八把武器,虽然不是神兵利器,却也再也起不了作用,林子鱼扑了过来,夜莺也是明白这一战胜之极难,她快速后撤。
  林子鱼眸子一闪,身子又快了三分,只看见噼里啪啦一串连响,夜莺八把短刀短剑依次出窍,叮叮当当从头砍到脚,虽然林子鱼没有半分受伤,身体却顿上一顿,只是顷刻之间夜莺脱出圈子,往边上一跳。
  这一跳是往边上,列车轰轰轰作响,列车正好驶上一座吊桥,夜莺形如一只大鸟,抓住钢筋,在空中转了一圈,林子鱼也毫不示弱,追了上去,他的身体在空中一蹿十米,也是抓住钢筋,向着夜莺进发,只是几个呼吸,两个人的距离已经不足半米,只是一个伸手,林子鱼就能抓住夜莺。
  夜莺双手飞快变换,一根钢柱接一根钢柱离开,眼见就要被抓住,千钧一发之际,她身上八把短刀短剑齐齐颤动,不管多么剧烈的运动也不会让她的武器动上分毫。
  无形的力量连接上八把武器,只听锵锵八声连响,短刀短剑电shè而出,直取林子鱼身体,林子鱼身体偏上一偏,身体在空中反转,人的身体在空中变向已经不足以用神奇来形容了,如果有人见到一定会喊上一声:“这不科学!”
  但是夜莺身上的奇迹也不科学,她的武器横切竖斩,好像八个人御空飞舞,上下翻飞,如果能用什么东西形容,这只能是传说中的御剑术,千里之外取大将首级。
  林子鱼首次感到的危险,普通的刀剑已经难与他产生伤害,但这一刻,刀剑之上显出的无形力量已经能让他本能产生惧怕。
  林子鱼虽然能空中变相,到底不能脱离大地的束缚,八把武器在他身上带起一溜血花。
  林子鱼一声嘶吼绽出的伤口复而复原,天空散出一道无形的力场,三米内的钢柱好像被无与匹敌的力量砸中,夜莺正巧在边缘,她背后一痛,吐出一口血沫,八把刀剑仿佛折断翅膀的雄鹰纷纷坠落,夜莺好像失去所有力量,堕入深渊。
  他只觉得脸上一痛,身体又转上几圈,脖子仿佛就要折断,只迷茫半个呼吸,他突然知道,他被狙击了,可是他的身体居然强到狙击枪也打不动的地步。
  只听见一声大喝,林子鱼侧身相望,一把长剑划破了空间,直斩而来。
  。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shyhg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