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进入魔界
作者:八倍火      更新:2022-11-30 17:10      字数:2252
  ‘当!’钟声又起,间杂着刀兵之声,无云大师已经使出十成功力。地吼兽狂吼不止,声浪冲上半空想要击破大钟,怎奈此时‘般若宝钟’的音波结界已成,牢牢将它罩在其中!
  地吼兽左右摆动突破不出,眼角口中绿色血液不停流出,它张嘴吐出舌头迎向‘般若宝钟’,怎知离宝钟一丈处,舌头凝在半空再也近不得分毫,般若钟自身的音波结界坚不可摧!
  ‘当。。。。。。’一声钟响,地吼兽的舌头被这宝钟之力生生压下来,
  地吼兽‘夯。。。。’声大作,用它的夺魄叫声对抗‘般若钟’。那宝钟结界已成而且是金铜铸就,远非肉身凡胎,尽管地吼兽竭力嘶吼,也是对宝钟没有丝毫影响!般若钟发出的宝钟之力反倒将它的夺魄叫声一击而下,形成一股反噬之力压将下来,地吼兽凭借着天生坚若磐石的身体对抗着。
  须臾地吼兽终于抵抗不住,绿血喷涌。它‘夯!’的怪叫一声蓦地钻进地底不见,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巨洞。
  无云大师在空中手持般若钟凝神戒备,须发飘荡宛若护法天神!南黎眼望无云大师更生敬佩之心。
  大地晃动不止,地面的兽潮狂野无匹。千玄门正在奋力抵挡,空闻带着南黎等众位师兄弟也加入进去。这次有了经验,南黎对付兽群不再像前次手忙脚乱,尤其是头顶的红发像是有天生的预知神力,总能让他提前感应到危险,野兽刚有扑来的迹象他便已出刀在前,或是跃起躲避,就连空闻也是惊叹不敢相信,这明明就像是修炼真气到了一定阶段,有了气机感应之力!
  南黎深深体会着自己的这一变化,红发更像是一只天眼,可以预先看到自己看不到的事情,通过自己头顶心脉的传递反映到身体上,做出的反应有时让自己都大吃一惊!尤其现在他有无云大师传授的‘清风明月步’,更是让他的动作酣畅淋漓,随意而动!
  南黎愈杀愈勇,不禁意气风发冲入兽群之中,空闻看到如此情况,知道现在南黎有了某种体悟,这种体悟可遇不可求,正是突破修炼的关键,可是南黎真气不通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呢?空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轰隆隆’大地晃动,地面上裂开一条缝隙,腥气扑鼻,南黎不经意间往左侧看了一眼,只见数名千玄门弟子脚下突然隆起一个山坡,越来越高,一声低吼传来,不好!地吼兽钻入地底又从这边出来。
  南黎和千玄门弟子急忙窜开,地面掀开一片巨大的土块,一股无法抗拒的蛮力将南黎推了出去,半空中落下恰恰骑在一只冲过来的独角牛背上。
  独角牛‘哞’的一声也急速绕开,南黎双手紧紧抓住独角,双腿加紧不敢松开。地吼兽慢慢钻了出来,吼声震天,飞沙走石!
  独角牛吓傻了一般冲回兽群,一只冲来的豹虎被撞飞出去,地吼兽的吼声盖过了号角的嘶鸣,群兽们被吓得掉头冲开。
  南黎找机会想要跳下,旁边狮群象腿狂吼乱踏,稍不留神就被踩得尸骨无存。耳边隐隐约约听到空闻的声音:“南黎,南黎。。。。。。”声音越来越小,南黎直觉耳边呼呼风响,尘土夹杂着野兽的腥臭几欲让人窒息。
  身后传来地吼兽的‘夯夯’叫声,紧接着是‘般若钟’长鸣。独角牛在兽群中左突右冲,南黎是骑虎难下,几次从巨大的象狮兽脚下穿过险象环生。
  南黎随手抓住从地上溅起的烂泥,堵在独角牛的耳朵上,免得受号角和叫声的影响。独角牛此时已经狂暴不能自己,速度依然不减,南黎用手搬住牛角想要刹住它,哪知身后一群惊慌的豹虎,龙象紧跟其后,停下就意味着被踩死!南黎见此情形不得不用脚狠踹独角牛软肋,加速躲开龙象的踩踏!
  兽群轰轰,大地战抖,南黎和独角牛只能随波逐流,见机行事。
  独角牛狂躁不能驯服,南黎也是被颠簸的七荤八素,头晕脑胀。渐渐的他们脱离兽群,跑入一个山间小道,因为没有了号角的控制,独角牛全凭自己的印象往回跑,南黎抬头吃了一惊,竟然进入了魔界!山峰高耸,各种植物茂盛伸展,遮天蔽日。
  不时有伸出的枝叶抽打在南黎脸上,南黎一边躲闪一边观察着周围,一条条怪蛇出现在小道两旁,南黎始终找不到落脚之地,只好随着独角牛狂奔进深山。
  独角牛气喘吁吁汗湿了全身,双目通红已经失去本性,非死不停!又过了半个时辰前面上了一个山坡,枝繁叶茂山草遍地,不见尽头。
  南黎见此地是个机会正要跳下牛背,独角牛一声狂吼四蹄离地一脚踏空,这是一个悬崖峭壁,山草挡住没有发现,直冲下来!
  南黎大喝一声紧急中双脚一踏牛背,伸手去抓岩壁上突出的树枝,枝条禁不住他的重量‘卡’的一声折断,南黎慌乱中随手抓去,树枝,乱草不停地断裂,身子一缓他急忙使出‘清风明月步’稳住身体,抱住一块凸出来的的岩石,哪知他手中净是汗水和植物的汁液,一打滑又掉落下去!
  一瞬间已经掉在地面,耳听‘咔嚓’一声只觉自己的左腿一阵剧痛,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南黎悠悠醒来稍微一动痛彻心扉,他挣扎着试试两个胳膊能动,左腿却失去了直觉,剧痛正是从左腿传来。
  南黎吃力的撑起上半身,印入眼帘的是远处飘动的白云和一条狭长的深谷。原来他并未掉下山去,而是摔在岩壁凸出的一个平台上。
  他缓缓卷起左边的裤腿,血肉模糊,左腿己经断了!直痛的冷汗直流,他强自忍住顺着岩壁望上去,足足有百余米高度,看着身边摔死的独角牛,南黎不禁暗自后怕。
  他在南无祥禅寺中学过一些基本的疗伤方法,匍匐着找了几条树枝,咬牙将断骨扶正绑上树枝固定住,敷上随身带的伤药,做完这个已经一身虚汗动弹不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